首页 > 财经, 复杂系统, 信息论 > 货币的单位是焦耳/开尔文

货币的单位是焦耳/开尔文

这是我1996-1997年开始的一个观点,2008年金融危机后加深了这个看法。

不记得以前是不是写过文章解释这个观点。基本的思路是这样的

  • 现代社会货币的本质是信用(所以温家宝说,信心比黄金更宝贵)。
  • 美元对黄金脱钩后,目前这个国际货币体系的运转,依赖于对美元本身的信心。人民币发行很大一块是基于外汇储备(其实是被迫的),所以人民币的购买力间接的依赖对美元的信心,当然,对本国经济的信心是主要的。
  • 最根本的技术指标,就是美国国债的利率。这个利率,在各种主权债券中,是非常低的。你去投资发展中国家债券,搞不好可以10%回报,因为它的利率是非常高的。大家都认为美国政府是不会赖帐的–现在这样看的人在减少,据说莫迪也在考虑给美债降级–但是大多数人还是这个看法。
  • 当然,人们以前用其他货币,也是基于信心。
  • 这个信心的培养和丧失,是通过一系列的社会契约。元朝后期不断动用宝钞的准备金,这是空开做的,这个信心就垮了,通货膨胀。美国要杀萨达姆,因为他要搞石油的欧元结算,这是美国履行对他的货币的义务,这个战争行动就是履约。这约履得不好,所以美元指数从120跌到80。所以每一单位的货币,本质上就是对社会契约度,也就是可预测性的一种度量。
  • 具体的技术操作上, M0(纸币硬币),M1(+活期储蓄),M2(+货币市场帐号,小额定期储蓄),M3(+其他各种定期储蓄),就是这个契约性的一步步放大。其他的,还有股票,股票的n阶导数(期权),期货,房子,君子兰,郁金香,QQ币,等等。
  • 货币一级一级的放大,所谓的乘数效应,就是对这个契约程度的数量化。风险大的投资利率高,风险小的利率低。这个风险,就是对未来的不可知性,其中最主要的成分是违约的概率。
  • 所以货币的制造,就是对风险进行的量化。极端的说,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人都100%不会违约,那我们想制造多少货币就制造多少货币(当然,那时也就不需要货币了),反正利率,准备金,保险都低得可以忽略了。反之,如果世界上的人的行为都是随机的(天下大乱),那也谈不上什么预测,钱就真成了废纸。
  • 数学上,一个变量的风险可以用标准差度量。变量很多的时候,可以用熵。一块钱,我可以拿来做很多事,这个事情越多,这个钱就越“值钱”;这个对可以做的事情的多少的数学期望,就是货币的熵,准确的说,负熵。系统的可预测性越好,选择越多(代表参与契约的人越多),负熵越大,钱更值钱(所以在货币扩张的过程中,国家有铸币税的好处)
  • 回到信息论,负熵就是信息,系统有序度的度量。
  • 熵的单位是焦耳/开尔文,说它是比特也可以。 1 比特 =k ln 2 焦耳 / 开尔文 =0.957 × 10^-23 焦耳 / 开尔文。

最后说一句,有人认为人民币会贬值,我看这种看法盯住了一些短期技术指标,却看不到货币的本质。随着对中国经济整体的信心的增长,中国内部各种契约程度的加深(比如社保),人民币的内在价值那肯定是一个又一个比特地涨。凡是一个国家内部发生这种秩序的增强,而货币长期不升值的,我还没有见到过。

以上都是瞎扯,茴字有四种写法之类。不过有陈志武,郎咸平之类的垫底,我还不至于是最胡扯。

参考:信息 (如果乱码,选择GBK或其他中文编码)

https://baojiebaojie.wordpress.com/2011/03/17/money/

西瓜大丸子汤,2011-03-17

Advertisements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