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 随感 > 《让子弹飞》之春秋笔法

《让子弹飞》之春秋笔法

让子弹飞海报鲁迅先生说《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同样的话可以用来评价《让子弹飞》:文化官员看到主旋律,精英看到民智未开,带路党看到革命,五毛看到革精英和带路党的命,打酱油的看到恶搞,宅男看到抢女人。

我看到…….像素,很多很多的像素。只觉得它好。在讲什么,好在哪里,什么含义,不知道。因为语义解码失败,所以我只算是和许多像素交流了一个多小时。

《让子弹飞》深得春秋之妙,微言大义。“郑伯克段于鄢”六个字,字字皆有妙处:“段不弟,故不言弟;如二君,故曰克;称郑伯,讥失教也;谓之郑志。不言出奔,难之也。”。看得懂的,看到春秋大义;看不懂的,看到汉字。

看得懂春秋的,不多;拎得清《让子弹飞》的,只怕也就是大中城市的小白领,一小撮,绝对的自绝于人民群众的一小撮。我努力搜刮我记忆里的几百号亲戚,想谁会对这个电影感兴趣,答案是除了几个学生,几乎没有——除非现在政府宣布看电影可以防核辐射。

其实最得《春秋》衣钵的,是西方媒体。无论文章,电影还是新闻,剪裁组织,绝对均衡全面,深得公正自由之形式。真正要说的话,全在暗示,BBC纪录片《中国人来了》就是典型的例子。喜的是西方已经至少普及高中教育,普世价值又年年讲、天天讲,能看得懂的,很多,并不是一小撮。我们楼里的清洁工说,他对渡过金融危机有信心,因为我们有民主制度;又说,中国不应该殖民非洲国家,比如西藏。

白领们不爱看CCTV,称它做CCAV,嫌它不会公正自由地报道。这是误解,体现这一小撮和人民群众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却自绝于人民群众的两面性。人民群众爱看“今年春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不爱看“郑伯克段于鄢”。和人民群众交流,要用人民群众的语言。这是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就讲过的,有些人就是搞不懂。其实如果CCAV真是CCAV,全世界人民群众都爱看了,岂只中国。如果姜文能和《XXX》剧组合作,拍一部《让蒲团飞》,那该是多么令人神往啊。

西瓜大丸子汤,2011-03-26 (mid-year终于结束了,轻松一下)

Advertisements
分类:电影, 随感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