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 > 一个工大同学跳楼了

一个工大同学跳楼了

94级,毕业后到计算机系做辅导员的。一开始不理解。现在,回想我在工大的7年,慢慢觉得很可以理解了。幸亏我只待了7年,而不是17年。

履历

1、1977年生,1998年合肥工业大学本科毕业并留校任教;相继获得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学位;
2、2008年元月担任校团委副书记,期间安徽获首个省级奖励的学生支部;安徽省首届人才工作先进单位,安徽省首届创新创业示范高校申报材料的编写者并最终申报成功;
3、2010年上半年东南大学挂职学工部副部长;
4、2011年3月上旬所有校领导参加的竞选团委书记答辩部分排名第一,2011年3月23日午时怆然离世,享年34岁,党龄14年。

遗书

《为了理想中的合肥工业大学而献身》

领导们,朋友们,学生们,爱我的人们、恨我的人们:

我是合肥工业大学团委的陈刚,现任校团委副书记。我1977年出生,94年考入合肥工业
大学,98年本科毕业留校工作,2008年元月担任校团委副书记、校团委党支部书记,
2010年上半年学校选派我到东南大学挂职担任学工部副部长,现任安徽省学生联合会副
秘书长、校关工委委员、校教代会代表。低头努力工作,给学校挣了不少牌子,安徽省
首个学生支部获省级奖励是我的支部,安徽省首届人才工作先进单位是我写的材料、安
徽省首届创新创业示范高校是我执笔写的材料,还有很多。作为14年党龄的青年处级干
部,最后想向大家说一声对不起组织的培养,朋友们的帮助,再见了。

合肥工业大学今年3月启动第四轮人事制度改革,据说徐枞巍曾经到教育部汇报过方案
。本次工大启动所谓建立现代大学制度的改革,仿照台湾高校模式进行大部制改革,事
实上完全是一种人事清洗,和我徐枞巍关系好的就上,看不上的别人怎么说都不行。从
我个人说起,我竞聘的岗位是校团委书记,三年前任职校团委副书记,而且排序第一,
按照校领导的话说是有意培养的,三年中阅历很丰富,出去培训过、挂职过,工作尽职
尽责,愿意和青年学生在一起交流,小有成绩,其他的可以看我的有关资料略去不表。
本以为(不仅仅是我个人)而且是人人见到我都说团委书记肯定我接任,半年多来,所
有人见到说我肯定可以干,我都讲“不见得,不一定”,我明白其中玄机奥妙处处小心
,但终因徐枞巍反对而泡汤,原因清晰可见。

先讲徐枞巍其人,2003年底到工大,当时档案材料我去接的,纯粹混上的研究员来到工
大非要宣传自己是教授出身,无非到西藏写过两篇调查报告而已,在北航时期即热衷出
国,到工大六年出国多少次可以从网上可见一些,绝对是全国高校中屁股最坐不住的校
长,出国花谁的钱,从哪支出补贴,为学校真正解决什么问题,大家心里其实都明白。
其婚姻的不幸也是其性格变态的原因,听说多次离婚多次结婚,同居者众,曾有同居者
把校长办公室门砸烂的事情全校尽人皆知,而其皇帝自觉穿上新装而已。最早是2007年
就开始多次在大会上讲西村盖房、北区改造1000套,当时掌声雷动,多次讲掌声渐微。
四年多,天天忙着跟各个地市搞合作,事实上都是场面而已,拉几个已经在那里做项目
的老师去帮个场吧了,去年科研3.6亿,比他来时翻了几番,试问工大普通人的待遇翻
了一番没有,7年基本不动,连中央要加的1000块都是在安徽省最后加、加最少。许多
故事可以遍访工大老实人、明白人皆可问到。2006年网上闹出万人签名留徐校长的故事
幕后导演不过是田小六罢了。

田小六何许人也,田作淳外号田老鼠(不是我叫他,我喊他田校,而是许多人叫他这个
名字),初中生直接上大学的工农兵大学生,家有小背景,“操控能力超群”而号称工
大第二组织部长,他未经处级干部选举而成为校长助理,超过55岁而仍然可以开始担任
,因用各种资源讨好徐而先由徐定,再由而后部分指定人员谈话所谓推荐出来的,近年
来退休的工大很多处级干部不解直摇头,但仍然跋扈于工大,属于他参加的会议他参加
,不属于的他也去,另外校长助理好向很少参加一些不该去的会议。

说道我的症结,我没有如愿也正是田作淳在从中作梗,田在幕后立体化向我进攻,先是
有他说服徐把握方向,再做李书记工作,韩校本来就听他的,由宋做北区三校领导的工
作,都是其老师学长,并做好中层处级干部联络,也正是我在暗推投票时落后原因,否
则实名推荐我为什么不落后呢,但校领导就抓住我这点弱点不放。3月21日中午通知下
午学生口党委副书记、团委书记、副书记学工部团委研工部三个单位所有人员进行划票
匿名推荐。中午电话满天飞,有副书记打电话劝我也做做工作,我感谢他,但一个电话
没去说,我想公道自在人心,结果还是失算了,我的主要竞争对手已经有组织地开始做
工作了,有的找副书记到办公室交代,有的电话联系,忙的不亦乐乎,下午会场气氛我
就感觉不对,心想自己答辩排在第一,那可是所有校领导和全校有重量级人物的评价啊
,三个数据指标我两个排在第一,现在看来也没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从答辩时徐枞巍问我问题的眼神和力度,我已觉察有些不妙,但还是相信领导会用干活
的人,现在看来也不是,我的命运和当年另一位团委副书记一模一样,同样答辩好,杨
92分比赵88分高4分而不用,因徐枞魏照顾老乡而确立赵金华,事实上三年来赵金华自
问认识多少学生干部?只会应时应景罢了,嘴皮不错,反应也很快,问题是全是虚的、
假的啊。天天忙着些所谓论文,找关系申请所谓课题,连学校不同意的直接找省科技厅
搞定,用一个职能部门领导讲的话是“你们赵金华关系资源用的滴水不漏”,别人几乎
没有任何机会,质量工程项目申报一次又一次,别人报他将先考虑他,有人找我参加课
题,当面就说先考虑他,他不参加再让我参加,明里天天说支持我,你好好接着干我绝
对支持你,彻底两面三刀,年度考核他给我打差,却推说是马老师给我打的,票上有你
不慎留下的记号啊!天天谎话一连篇,和学院女副书记的故事估计要徐枞巍给你主持了
,他擅长。屁股上一屁股屎,怎么擦干净呢?两年就把上一届留下的10万多赞助费乱花
光了,说送这个送那个,到底都送给谁了基本都不知道。我三年评职称,作为直接领导
不帮忙,帮倒忙,如何跟你干,彻底寒了心,还要低头做好事。做人真难,所以特别怀
念老工大。

老工大王成福、陈心召老校长的儒学之风记忆犹存,他们是尊重党委管干部的,发表意
见不会这样为一己之力而无耻用人,尊重规律,尊重事实。那时没有吃喝风、送礼送卡
成风,现在哪个处长不送礼,哪个又会不收礼,三千五千少的,动辄到北京请人吃饭一
次1万多,很正常,老百姓能1000块都要先等着。徐枞巍多次在大会上讲要去跑关系,
学院副院长要去找谁,请他吃饭交流,要做飞机导弹,简直胡扯太不切实际。哪里还有
学问,全是浮云。全国高校校长要是都这样,高等教育完了。那时没有门户对立,尽管
他们从机械材料出来,仍然用人五湖四海,向对我这种颠覆性的情况绝对不会出现。说
道门户之分,小有观察,略加表述为后来人参考注意。

非常2+5的模式是工大军阀割据现状。北区巨帮以江舒为首、陈朝阳为核心、周军为主
力,外加若干主力干将,尤以宋黎明等为代表,实力超群,紧密团结,多能成事;外来
巨帮以徐枞巍为代表、吴玉程为骨干,前面先把吴拉上来,接着考虑如何让他接班,已
经成为重要强势群体;机械帮以赵为首、郑学慧操盘,一批处级干部参与,是个未来主
要实力;土木帮以张季、王小虎为代表;资环伪帮以庆承松、洪天求为为代表,但组织
松散,心意不和,难以成事,根本不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人文帮以钟玉海、黄志斌为代
表,陈发祥你忙什么啊,个人从超市支出给人发卡要人情,挪用属于学生纯粹勤工助学
的资金用在你的超市人员经费上,反过来赚的钱去乱开支,黄志斌生日那是比任何人自
己亲爹都重要,凝聚力很强,这次主要吃了这个亏;电气帮以田作淳、孙佩石为代表,
经常联合操作工大一些事情,小人勾当做了不少。我的失败在于当年老朱书记在位时得
罪了徐,朱徐矛盾以朱退休为结,事实上我只是个工作人员而已,我倒成了牺牲品;在
组织部工作时不知何故得罪了北区人,陈朝阳女儿我当过她辅导员,自认为对他培养也
尽力了,结果也不行,周军在未干校长助理时岳西和我谈话,称我小弟,我结婚时讲我
该请他,这样的人最后仍然不可靠。外来巨帮不支持你、北区巨帮恨你入骨,其他人看
你笑话,工作又怎么样,三年评职称搞不上,那时就该清醒了,有人害你,怎能有机会
,应清醒自知就好了。吴玉程骗你玩你的话你能信,活明白了,死也值了。

好了,职务我不要了,职称我不评了,人心我也不信了。我对我曾经的学生说,“要不
以物喜、不以己悲”,事实上也是在勉励自己要挺住,但是真的挺不住,我要为正工大
风气而献身,老师向你们食言了,你们不要学我,团委后来人还要好好干,社会实践项
目该征集了,挑战杯项目该遴选了,高科杯该启动了,五四表彰也要抓紧了,我想实现
团委办公信息化的梦也破了,课程化的事也没办法了,很多关心我的兄弟让你们见笑了
,我实在难以承受连续三年评不上副高(都说我和胡兴祥关系不好,怎么和你结下的梁
子,你自己心里明白,送你一句:私心太重、格局太小)。多年来每一个找我的学生我
都积极和他们互动交流、解决问题、做好工作,为了工大。但是现在工大的风气真的不
好,所以想教育部有必要成立个工作组,不能任由天高皇帝远胡作非为。从继续查小金
库做起,没有小金库就不会有那么多猫腻空间去拉拢领导。从党管干部的民主集中制查
起,书记太妥协,恐怕也该退休了。

17年是我的轮回,17年前来到工大,17年前的17年前我来到这个世界,“要去要去”该
去了。我11岁丧父,对我是不幸的,是该去陪陪他尽尽孝了,老母亲有哥哥姐姐,问题
不大,我的女儿怎么办呢?单位总要给一笔抚恤金吧,可要把我女儿养大啊!晚上想着
一起带走,好像他是无辜的,但怕他日后吃苦太多,就做个平常人吧,千万别学爸爸,
个性太强会吃亏的;我带的第一届学生们,真对不起你们,不要对我失望,我是为了解
脱并为了警示当局者,做的不到的别怪我了,特别可惜郭明亮病死的事,上学时我就知
道他是乙肝,我去看看他怎么样哈哈,王宇峰生病的事现在也放心的,应电班一个女生
生大病我也听说了,其他好像都有自己的故事,非常以你们为自豪,下个月聚会时,不
要骂我就好了,我在天堂祝福你们每一个人。很多朋友来不及说再见,只想你们别臭我
就行了,我在人格上没有输,输给了小人而已。

别了,我理想的工大,别了,万恶的人际关系,别了,徐枞巍“校长”,我继续看着你
。如果有可能的话,请在工大两个行政楼前立个碑,上书:正气凛然,陈刚留,你敢从
面前走吗。我会让任何一个胡吹乱侃、投机取巧、不认真做事、完全为了做官的人胆寒
心惊,成为工大一个传说,我的价值就实现了。但是后来要活的人要记住:小人是得罪
不起的。

去新区解决自己吧!以我的鲜血压制邪气!最好能压死田校助,除去工大一恶而快老百
姓人心!宋黎明我认为对得起你,你如何做的这样绝,太过分了!你们一条船上的钟采
桑之流为了干个处级干部拉帮结派横行工大,感觉搞定徐枞巍就行了,太可笑了。有压
迫就会有反抗,你们别想讨伐我了,我已留在了春天里,不需要那么多吐沫来淹,我已
经死了。不要伤害和去怪我的家人,这是起码的人权,和他们没任何关系,给他们笔补
偿养我老小是必须的,是你们杀了我,不要不承认。我自己有问题,问题不该选择走这
条路。

最后讲一句,老婆你是最好的、最棒的,尽管你每次都劝解我,但是有点累了,是我对
不起你了!最后一次让你失望了!我会佑你一生!随便处理我吧,野草地里我也活得快
活,只要没有太多压力、势力就行了。

当局者们,赶紧召集会议通气吧,消灭一切教育部可能查到的证据。凡是有正义感的人
行动起来,看这种情况还能持续多久。

陈刚绝笔2011年3月23日上午

敬请转交教育部党组、安徽省省委

Advertisements
分类:时事
  1. Shangguan
    2011/03/28 @ 00:32

    可惜可惜。

  2. 2011/03/28 @ 00:47

    交情不深。应该和我一起大班上过课的。还是太理想主义了。工大那种泥沼,洁身自好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不是说做不了事情——很多人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一样勤勤恳恳做了很多实实在在的工作,而是要想做1份工作,就要用2份精力去创造工作的条件(有人无时无刻不在扯你后腿,也许是无意的,大多是故意的)。我是愤青的时候,呵呵,不说了。

  3. 2011/04/02 @ 03:49

    看了完整的遗书。好多熟悉的名字

  4. 樱桃小丸子汤
    2011/04/03 @ 01:29

    他应该跳出来,而不是跳下去。
    跳下去,什么都没有了,老婆女儿都没有了。
    跳出来,海阔天空。
    可是,气闷的时候,又如何排遣呢?

  5. 2011/04/03 @ 02:31

    其实这点挫折,值得什么?看人家司马懿,忍了十年。不过我们局外人,站着说话不腰疼。

  6. 杨明
    2011/04/05 @ 04:40

    1、把一些事情看得太重,才走到这一步。
    2、其实回归家庭才是最重要的,走了也是对家庭的不负责。
    3、认为自己的离去能对**产生多大影响,其实不然。

  7. 2011/04/09 @ 18:56

    看到一个评论,尖刻,但很有道理

    If you are in a shit-eating contest and you find yourself allergic to shit,
    well, quit.

  1. 2011/04/18 @ 05:22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