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旧文, 信息论 > 一些关于历代政治制度的疑问

一些关于历代政治制度的疑问

【原文发在个人wiki(Net.Weblog.20051002),2005-10-01】

其实中国封建时代的政治不可以专制而概之。制度之设计与制度之落实,依赖政治系统各要素的博弈和信息处理能力。以下主要参考了《历代政治得失》等。

这里提几个观点。论据有待整理。

【1】汉至清,中央权力提高,同时官僚机构内部监督和分权机制日益完善。

明清地方官制三权分立,与汉代二千石太守比,每个部门的长官权力都大大缩小。就地方长官权力,汉大于唐宋,唐宋大于明清。这似乎符合人类政治发展的一般规律(中央权力相对地方逐渐提高)

皇权之发展,汉至唐,专制下降。唐三省制,有诏书副署权,皇帝不可为所欲为;至明清,专制再次提高。专制并非是直线提高的。

【2】中国的政府,是从古代贵族的家缓慢演化来的(此观点看自钱穆)。国家,国家,国来于家。

周代,家族和部落扩大为国家,国君的家事慢慢变为国事,中央和地方官制兼世袭。汉代之宰相,即从古之家相演化二来,而九卿之设置,亦由古之家仆演化二来(见《历代政治得失》)。此时国家为君主之国家。

东汉后期到唐初,由于选举和门阀制,国家为君主和贵族共有之国家。

唐中至明,除元代,由科举制,国家为君主和士大夫共有之国家。

清又是特例。辽金元清四朝,国家为君主和部族王公共有之国家。

促进选举制和科举制产生的社会博弈背景是什么?它们是如何降低了国家管理成本的?又是如何维持政治系统和自身的稳定性的?

【3】明之制度,名为专制,实际皇帝为非可以为所欲为。皇帝是一个职位,一个代表。但是离开官僚机构的配合,他什么也干不了;官僚机构离开皇帝的参与,却可以正常工作(如万历前期和后期)。但是,皇帝却是权力的来源(皇帝的权力又来于天)。从明中期以后的表现看,皇帝如同孩子,内阁如同父母,孩子虽然能反抗父母,甚至爬到父母的头上撒尿,但是真正的大事,总是父母才能拿主意。
明之制度,在中国最接近于君主立宪。若汉唐君主十年不理政,很难想象国家可以在政府(而非外戚)领导下自治。

明代皇帝杀大臣例子甚多,表面看是专制的提高,其实是专制的受限制。设想在清朝,大臣可能象在明朝那样干涉皇帝的家事,人事和外交权力吗?

明代政府,是皇帝和士大夫共有的的政府,士大夫有很强的主人翁思想;清代政府,是皇帝和满清贵族共有的政府,士大夫只相当于政府长期雇佣的公务员。

为什么一个专制君主也不能为所欲为?把帝国的政治看成君主、群臣、子民,及中央、地方两种博弈,是否可以认为明代政治制度是当时(14世纪中期)一个运行成本最低的设计?儒家教育制度和科举制度在其中起什么样的作用?

【3.1】 为什么在专制皇权制度下,明代皇帝,除非以军事暴力起家者,不能一意孤行?

比如外交权力,崇祯根本不敢公开和满清讲和,事情泄漏后只好杀兵部尚书。

比如立继承人权力,万历预立福王而不得。

比如皇族家政,嘉靖要封自己的生父为皇帝而为群臣反对。

(whiho@水木社区反驳“如李治立武后,一路问下去问到徐茂公才解决问题”。我的回答“高宗的例子,大臣只是行使咨询权。最后还不是“此乃陛下家事”,皇帝自己决定了如果换在明朝,武后能不能立,恐怕极难。”)

明代懒王甚多,如成化、嘉靖、万历。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为什么朝政在这些懒王的统治之下,还可以基本正常运作?这种现象不是和专制制度的设计冲突吗?

这些事情,不能光从大臣道德的狭隘性来解释。作为一种制度,皇帝理论上可以有无限的手段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为什么在实际运作中,不得不和群臣妥协,甚至以变相辞职(万历)来抗议呢?中国其他朝代的君主,除了被个别权臣控制住的,还没有这样束手束脚的皇帝。为什么明朝的专制制度设计最后反而产生束缚君主行使绝对权力的运作现实呢?其中的博弈关系和动态过程是怎样的?

【4】或许可以这样来理解。

在封建中央政府中,参与博弈的有皇帝,外戚,宦官和百官。他们共同的利益是扩大中央政府在国家资源分配中的绝对或者相对数量,而在下一步分赃的的过程,每个博弈者又企图获得尽可能大的份额。

(这个博弈过程又是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及官僚集团,农民集团的大博弈的组成部分。我们暂时忽略外部因素)

每个博弈者获得资源的能力又是被其他博弈参与者约束的。比如皇帝可以决定外戚,宦官和百官的财富;反过来,百官也可以约束皇帝过度消费。

这个博弈过程中,理论上皇帝是一切决策的主体。但是由于官僚系统的复杂性,皇帝无法获得完全信息做所有的决定,必须指定代理人(可以外戚,宦官或百官)做代理决策。

皇帝需要信任代理人,保证其决策符合自己的利益,同时,代理人可能会提高自己的利益而损害皇帝的利益,皇帝也需要对代理人提出可致信的威胁,以保证代理人在违背自己利益时,可以有效惩罚。

这样,皇帝必须获得足够的信息来确定代理人的致信度(“忠奸”,还有能力),而代理人也必须不断获得足够信息来判断威胁的致信度(比如皇帝打大臣板子)。这个过程,是双方的动态贝叶斯博弈过程。

一个集权的体制,要求皇帝对积极的获取代理致信度信息和发布威胁可信信息。如果皇帝对代理的初始信任很高,初始威胁可信度也很高,其致信度下降到极限的时间就会比较长。比如开国皇帝,其代理人都是自己亲自选择的,而且通过战争获得了足够的威胁可信度,代理和自身利益一致的可能性就比较高;而对一个守成的君主,把这两个致信度提高到可信的程度,都需要较长的时间,权力越集中,需要控制的代理人越多,这个时间就越长。

朱元璋设计的专制体制,需要后代皇帝有极高的信息处理能力和信息发布能力——尽管他自己并不需要也未必具有这样的高能力。其后代,随着代数的推移,皇帝越不能胜任;这体制越是集权,皇帝不胜任来的越快。

具体可以研究一下崇祯朝政治看看这个代理过程是怎么工作的。细节待考。

西瓜大丸子汤,2005-10-01

Advertisements
分类:历史, 旧文, 信息论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