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义网 > Web作为扩展的脑

Web作为扩展的脑

柏拉图说(《The Information》,p30):“(书写)会使人健忘,因为他们将不再使用记忆”。无独有偶,我幼年的时候,一般的说法是使用计算器会使人数学变差(而算盘不会)。90年代,一些作家开始用计算机的时候,有人疑问打字会不会有碍灵感。

这些说法都没有错。有了书写,很少有人再有荷马的记忆力;有了计算器,算术水平是会下降;用计算机打字多了,提笔忘字——我常在给妞记“起居注”的时候,问妞妞妈:“酸奶的‘酸’怎么写?”

不过,如果换个角度思考,这些失去的能力已经得到了合理的替代。每一种和思维相关的技术的进步,激发新的思维能力,超越旧的思维能力,最终发展出未曾预料的思维方式。

比如没有书写,就不可能发展复杂的逻辑和数学。没有计算器,商业和初级科学计算的代价就会大增。没有计算机写作,就无法廉价地写出图文并茂的文章和PPT;而且,写作的思维不再是线性的,增、删都极为方便,还可以做版本控制。

Web也是这样一种创造。它必会使我们自觉地、主动地失去某些能力,因为它们得到了廉价的替代。同时,它会激发全新的人类思维方式,促进新的学科(如当年的逻辑和数学)的出现——尽管我们今天还难以预料这种新的学科会以何种方式呈现。

去年灌一篇文章[1]的过程中,学习到网络扩展的心智(network-extended mind)[2]这个说法。这个说法,明显地和“社会机器”(Jim Hendler & Tim  Berners-Lee)这个新名词有重叠。对这两种说法,看后我都深以为然。当然, Paul Smart和Jim Hendler已经说得很好,我不需重复之。后文引有Hendler的幻灯片。

网络在改变我们的认知能力本身。记忆分为主动记忆和被动记忆。比如“鹅鹅鹅”这首诗,是我的主动记忆,张口就出来的;“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这首,就是我的被动记忆,看到就知道,见过见过,但背不出来。网络的价值,首先在于使被动记忆的用处大增了。

我上中学的时候,要查一个词,只有《辞海》有,求一个有《辞海》的同学,抄了给我。现在,这种事,鼠标点几下。思维的速度,从资料的角度,十倍百倍的提高了。尤其是,联想的能力大幅提高了。比如我想不起来某个电影的名字,只模模糊糊记得有一个演员在里面,这个演员在另一个什么电影里,虽我也不记得名字,但知道是某个主题,而且有另一个名演员在里面。有了搜索引擎,我就可以顺藤摸瓜,第次查找答案。以后有了语义网,这种事情会更容易。

以前的教育,要大家背书。现在查找这样方便,移动互联网又在普及,会不会背书无非就是几秒钟的时差,如同一级缓存和内存的区别。当然,一级缓存太少,计算会出问题;但象当年那样,要求四书每个字都背得,已无意义。几十年之后,人的思维方式和思维速度会不会不同?我觉得可能性极大。比如我发现我岳父或者我妈的阅读速度,不夸张的说,只有我的1/5甚至更低,而我这一代人,差不多阅读速度速度都很快:因为我们这一代每天接触的信息,实在是太多,和上一代有数量级的差别。

以前的历史学家,要钩沉,那是要建立在大量阅读,善于联想的基础上。以后做这种事情的成本,大大下降了,甚至可能自动做。Web辅助的联想,是仅用人脑不可比拟的。我做PPT的时候,常要搜图,不管什么抽象概念,最终都能找到可行的可视化演示;若让我闭门造车,我断无可能浏览这样多的图在脑子里。

另一方面,网络把人关联起来。如人肉搜索引擎,等于用网络实现了人脑的并行处理。我少时读过一个科幻,里面有一些复杂的数学计算,计算机都做不出来的,有一个公司却可以做。后来被人发现,这个公司绑架了很多数学家,把他们变成人肉计算机,用他们被优化后的脑力做计算。这当然很恐怖。不过我觉得这种科幻,现在正在用很正面、很人道的方法被实现出来,就是利用网络把闲散的人脑资源利用起来,做分布式的问题求解。人肉搜索引擎,只是一种很初步的方式。另一种奇迹,是字幕组。Hendler说的社会机器,细想起来,妙不可言,而又绝非科幻。

研究Web如何改变人、社会和自然的,就是一门新的学科,Web Science(万维网科学)。Web不仅是一种计算机的分支,它涉及到非常多的综合科学,并催发着新的、革命性的理念、方法和科学。以后有时间,会陆续讲到。感兴趣的可以先看科学美国人的这篇文章[4](pdf)。

我们唯一可以预料的,就是Web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是不可预料的。这是所有革命性的发明所共有的。

(Jim Hendler, We are the Web: The Rise of the Social Machine, Invited Colloquium, Oxford University Internet Institute, Oxford, UK, March 2010. 这里面还提到了我和Jim现在做的另一个项目,语义信息论)

参考文献

  1. Jie Bao, Paul R. Smart, David Mott & Dave Braines. A Formal Context Representation Framework for Network-Enabled Recognition. In the 4th Annual Conference of the International Technology Alliance (ACITA’10), London, UK
  2. [Smart et al., 2010] Smart, P. R., Engelbrecht, P. C., Braines, D., Strub, M., and Giammanco, C. (2010). The network-extended mind. pages 191–236. IGI Global, Hershey, Pennsylvania, USA.
  3. Hendler and Berners-Lee, 2010] Hendler, J. and Berners-Lee, T. (2010). From the Semantic Web to social machines: A research challenge for AI on the World Wide Web.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174(2):156 – 161. Special Review Issue.
  4. Nigel Shadbolt and Tim Berners-Lee (2008) Web Science Emerges[1][2][3][4]. Scientific American, September 2008.

P.S. 2011-05-25 Extended Mind (xkcd)

http://xkcd.com/903/

Advertisements
分类:语义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