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复杂系统, 旧文 > 保守经济的理性[2005]

保守经济的理性[2005]

【原文发在MITBBS(已经被删掉了),2005-10-01】

很多人批评中国封建社会特别是后期的保守性。我早先也持这种看法。

读明史,对明朝分布式的短程交错的供应体制和户部成为一个准会计部门感到惋惜。但是朱元璋所制定的内敛型的经济和政治管理模式,难道是仅仅是一个历史的偶然?是不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这种设计是最优配置?再换个角度,如果当时不是那样的历史条件,比如有印度这样的大国和中国直接竞争,朱元璋还会这样保守和内敛吗(比如规定不征之国)?

其实全球性的经济持续增长只是最近几百年,伴随科技进步和全球化历史的出现而产生的。民族国家因为全球资源的再分配问题发生激烈的竞争,只有经济相对快速发展的国家才能生存下去。

一个交往比较密切的地理系统中,如果有多个相似(而不是相异的,如分别为农耕和游牧)的经济体,则之间必然发生经济的竞争行为,导致增长的欲望。如战国时代的中国,近代的欧洲,当代的全球。

而当这个地理系统中,一个占绝对优势的经济体,在资源有限的条件下(相对当时的技术),经济扩张的代价往往超过收益,就会选择进入一个稳定的发展阶段。比如,耕地面积和单产都有限的条件下,农业经济扩张只能通过领土的扩张,而巨大的领土面积会导致管理成本的非线性增加,使单纯的领土扩张不免有个限度。在既定面积内,过度的开垦和人口增长,也会导致地力恶化和传染病的增加,引发大的社会动荡。中国在2000多年的时间内,是东亚最强大的国家,无限增长并非能带来进一步的好处。

如果今天的地球统一了,我不相信象今天这样的对资源无限消耗的增长模式还能继续下去(至少在有效利用外星球资源成为可能之前)(参前文“该亚细胞”)。无限增长将导致温室气体的排放,森林的进一步减少,化学污染的扩散等诸多问题。今天发达国家所谓的环保成果,实际上是把污染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去的结果,全球资源和环境问题还在持续恶化。由于国家之间的竞争,很多对增长有限制的措施(比如京都议定书)得不到实现。但是如果没有这种竞争,人类的理性选择就应该是放弃现在这种增长模式,追求一个和环境协调的比较稳定的发展。

如果将来有一天,火星殖民地开始和地球竞争,引发下一轮指数增长,又另当别论了。

增长和停滞都是理性的选择,两者本身并没有优劣,脱离具体的历史条件去看,是无意义的。

西瓜大丸子汤,2005-10-01

P.S. 伟大的kzeng回复道:

呵呵,这就是社会学和人类学的 Principle of Least Efforts啊, 用scholar.google.com搜索一下,有不少文章,大部分都是用来解释人类历史发展的,相关联的是Punctuated Equilibrium,也就是 “长时间稳定(least efforts),短时间突然变化,再长时间问题,再短时间突然变化”,循环下去,一个得诺奖的生物学家提出的假说,用来解释进化论中的“缺失的一环”,但是被广泛的运用到 人类学,历史学,社会学,政治学中,再往下延伸就是政治学,经济学和社会学中的path dependency 和“历史制度主义”了,同时也回到了经济学诺奖得主道格拉斯·诺斯的两个著名问题之一:为什么并不是最有效率的经济组织形式可以存在? 然后他就写了厚厚的一本书,呵呵。

Advertisements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