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随感, 旧文 > 一次空谈(2):圣人和“骗子”

一次空谈(2):圣人和“骗子”

【原文整理自一次谈话,这是第二部分。B是我,A是一个同门。Net.Weblog.20051030.Talk】

【前几天我困惑为什么要写些甚为无聊的文章(低眉信手续续诌)。回看到这个记录,原来几年前就想过这个问题。这几年,没进步啊。】

2005-10-30

B:圣人混的都不好的

A:是。无论什么人都有自己的苦恼。

A:只要人有欲望

B:看过《寻秦记》吗?

A:看过一点点。 不完整。

B:记不记得邹衍?

A:不记得了。您直说。

B:邹衍是阴阳五行家江湖骗子

B:所到之处 大受欢迎 就和当年的气功师一样, 中央领导都很爱和他们合影的.

A:呵呵。骗子大行其道。

B:呵呵 史记上说 “适赵,平原君侧行撇席”

A:和现在国内的社会风气很像。 我们的社会,现在已经在一个思想混乱的阶段了。就想70年代的美国那样吧

B:就是赵国总理要给他引路, 擦板凳

B:呵呵 所有的时代都是这样的

B:我们慢慢说

A:嗯。

B:你还记得中学时候学的孟子吗?

A:学过孟子的一些文章,不知道说哪个方面了。

B:《孟子见梁惠王》

B:梁惠王见孟子 说 “叟 ! 不远千里而来” 孟子 多可怜啊

B:为什么大圣人都这么可怜啊?

B:为什么骗子都这么吃香啊?

B:呵呵你分析分析

A:圣人总要忍受常人不能忍受的寂寞,这是他们的境界不同

A:如果你将来成了名人,大学者,肯定也有这样的苦恼。必须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份,或许觉得为了维持体面好累,不能再象以前做个普通人那样,偶尔可以做做ws的小事情

A:XX也如此。他现在恐怕再也不能想过去那样,跟学生谈笑风生了。他要维持师尊

B:呵呵 都是人啊

A:圣人。。。。还是人

B:人都要吃饭拉矢 男人要想女人 这都是人之常情

A: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信仰这玩意只能胡弄一时。 我们毕竟还是要脚踏实地生活,要活命才能谈别的

A:嗯。说来庸俗,不过这些都是大实话。

B:其实那, 邹衍也不全是骗子

A:存在及合理吧。 邹衍满足了很多人的幻觉

B:太史公也分析说, 邹衍本意还是要行仁义的

A:没了幻觉,小百姓过的更没意思了

A:偶尔我也需要幻觉安慰自己啊。 荣誉,地位,其实是更高层次的幻觉

A:等死的时候才能明白。呵呵。如你所说,等我死的时候才能看透放下吧

B:但是天下君主对仁义都不感兴趣, 所以邹衍要先骗取他们的信任

B:曲线救国啊

B:挂羊头卖狗肉 办好事 办坏事 都要这样办事

A:同意。出国也有这种感觉。

B:做学问也是一样的

A:国内的问题太多太乱,出去以后,在外面看中国,会清澈一些

B:美国也一样

B:这是人的本性

B:美国人在吹牛上更厉害

A:做学问是不完全纯净。这个活多或少。比如跟XX老师,做学问就更能专心一些,若出国,环境可能更好一些

B:不是这样的

B:我读硕士两年多, 学到最多的你猜是什么

B:办公室政治

B:我当年和XX有一次很激烈的辩论

A:办公室政治这玩意,俺boss也私下跟我说过。 不管能力如何,他去就能拿到项目,别人就拿不到、、、、、

B:一共辩了4天

A:我不能理解的是XX老师为啥要选择YY。他完全可以出国,在外面安心一些做学术。

B:no 他出来不如在YY

B:身边有很多例子

B:这个以后你出国了 就慢慢体会了

B:恩, 特别象邯郸学步

A:我不指望我学术上怎样了。 这个我早就看清自己了。

A:我想出去只是想换个稍微安静点的环境,然后再准备几年,尽量留在美国先工作吧。或者心态在成熟点,直接回来

B:呵呵 谁真心要搞学术啊 学术无非是一个职位, 一个钱流通的过程

B:全世界都是一样的

A:没错。 学术做的漂亮,还不是奔着xx奖去的。

B:但是呢,也么看到这个伪学术的合理性

A:毕竟它确实也推动了科学进步

B:真学术恰恰就是在这个体制里搞出来的

B:大堆大堆的骗子, 偶然出一两个圣人

A:嗯。

B:都是很必要的, 很合理的 呵呵

A:如果都是圣人,这个社会也该完蛋了。。。。。一下就把人类的历史都走过了,直接灭亡

B:比如我身边的同学 在美国的 不论是学习还是工作 都说自己是在混饭 骗人

B:呵呵多么朴实的劳动人民啊

A:没错。很合理。 呵呵,你你每句话都说到偶心里了。

A:我现在也是。发了几片文章,小核心。师弟师妹羡慕,其实我太清楚自己写的都是什么东西。。。。

A:所以心虚啊。想去usa能真学到点本事再出去混

B:其实你老板何尝不是在骗人呢?

B:我老板何尝不是在骗人呢?

A:我是50步,他是100步把。他做的比我好些。

A:本质一样。但是他能做ZZ长,就有他”高“的地方

B:为什么骗来骗去 还骗出点东西来了?

A:嗯。还赚钱了。

A:还有荣誉。大家肯定了他的骗局是合理的

B:我2000年和XX谈的 就是科研体制问题

B:我觉得我们实验室要大大的改革

A:这个。。。。。恐怕只能说说了。 就是国家主席,也不能把这个体质怎样

B:大环境不论 小环境我们自己搞好点啊

A:外圆内方??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Advertisements
分类:随感, 旧文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