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历史 > 明夷待访录

明夷待访录

【今天已经说得太多,本不该再写。奈何翻paper的时候翻出以前看的《明夷待访录》,忍不住说我的乱想,免得忘了。】

我看了《明夷待访录》,很替黄宗羲庆幸没有生在今天。在今天,他大概也不过象众多键盘政治局委员一样,在某个论坛上指点江山,规划世界。这么说,到没有贬低的意思,比如刘涛的《中国崛起策》,井底望天的《大国游戏》,陈经的《官办经济》,我认为都是键盘政治局委员中极出色的,比各种官方的说法要靠谱的多。从某种角度说,比《明夷待访录》要靠谱。

其实《明夷待访录》是一本很薄的书,搁今天大概不能叫书,我打印稿才14页。许多人说它是中国的“人权宣言”,我把这“书”翻来倒去看了几遍(好在很薄),觉得除了第一篇《原君》对君主制发了几句牢骚,其他20篇,真看不来有什么划时代的创见。所谈官制,田制,兵制,财计,实不出传统政治的范畴。比如《学校》,说要有议政的功能——这是东林余风,并不新鲜;我看最要不得的就是这点。这些东林党人,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糊涂,明朝之亡,一半亡在这群书呆子议政且竟执政。便是《原君》,说他“反对君主专制,主张民权”,我看,梨洲先生的觉悟怕是没有这么高——他不也让自己的弟子和儿子去做官事新朝吗?这书写在1662年,永历殉国,南明彻底完蛋,梨洲先生作为遗民,痛之后,继以反思(以下都是我瞎猜的),我太祖高皇帝何等英明,怎么后世出了怎么多只顾自己的饭桶,光这几十万宗室就把国家给吃空了。想到这里(特别是万历一朝事),写上一句“屠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产业”。所以他后来又想到思宗(估计又落了几滴老泪)砍了如花似玉的小公主:“若何为生我家”,那是后悔,如果前几任皇帝少贪点,不就不至于此了?接着老先生说明主题:“是故明乎为君之职分,则唐、虞之世,人人能让,许由、务光非绝尘也。”注意,他说不要皇帝了吗?没有,他说的是“明乎为君之职分”。什么职分?二十四史里说的让人耳朵生茧的,《贞观政要》里早就讲过,读书人都懂的。说到底,我看《原君》一篇,还是呼唤明君,而不是什么“人权宣言”。

其实书名就是这个意思,明夷待访,这个待,是渭水钓鱼的待,是躬耕隆中的待,待的是有道明君,而不是没有君(“日入地中,明夷之象施之于人事,闇主在上,明臣在下,不敢显其明志,亦明夷之义也”)。题辞里也说得明白,“持此以遇明主”,“如箕子之见访,或庶几焉”。我觉得梁启超、谭嗣同宣传这本书,是他们的策略,未必就是黄梨洲自己的想法。梨洲后来老了,满清也不再找他麻烦,他和官府中人也有很多交往,这类牢骚也少了很多。

梨洲的书太多,我只读过这一本,上面这些话,想必浅薄的可笑,权作批判的靶子。

Advertisements
分类:读书, 历史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