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回忆, 流水帐 > 洪水,洪水

洪水,洪水

昨天早上醒的时候,是在梦一个大洪水,在我们蚌埠。那浊水,几乎要扑过堤岸。许多人在等待船将自己渡过去。我不知发什么神经,要用手机拍照,就把船错了过去,又几乎跌进水里。我家的其他人,已经上了那船。

以前的另一个梦,是极大的洪水,到处都是塌陷,不知多少人,多少房屋落在水里。水势顺流而下,而水将到未到那时刻,使人极紧张。

我会做这梦,是91年和98年两次大水给我印象极深刻的缘故。特别是91年那次,千里平原,一片汪洋。6月、7月,雨下得太多,太大,数次,只一两个小时,回家就要趟齐腰深的水回去。连着下了几乎一个月,多少极大的树被泡倒。我看过许多现场照片,农村的田野,一片全是水,哪还有田地房屋。蚌埠全靠圈堤把水挡住。我们家的海拔是19米,堤内水的海拔最高是22米。我们家在河堤不远处,如果决堤了,那楼未必禁得住水排山倒海的力道,唯有一死。那年汛期,每天都要去看水,我的日记里有详细的水文记录。

2005年看美国新奥尔良飓风和洪水,只觉得可笑。那里像个救灾的样子?我们蚌埠以前每年到洪水季节,不管什么单位,青壮年都是要上大堤的。出了事,领导就要带头,党员就要带头;死,这些人就要先死。我看着美国工程兵团开直升机吊个水泥块,杯水车薪得往水里扔,一边本来该救灾的部队在伊拉克打仗,一边数万壮年劳力挤在体育馆拉屎(真的拉了一座山!)、强奸和被强奸;布什连下直升飞机都不敢。这个时候,觉得自己家乡的洪水,反倒没有这么可怕了。中国现在有些普世派,高唱逃跑光荣的,或者“草泥马祖国”的,我看下次决堤了,应该扔这群草包去堵大堤——就怕影响了环境卫生。

Advertisements
分类:回忆, 流水帐
  1. 还没有评论。
  1. 2011/05/23 @ 00:25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