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随感, 妞妞 > 入乡随俗

入乡随俗

我昨天写的《胡姬年十五,春日独当垆》,标题出自汉乐府《羽林郎》。今天重看了这诗一遍,觉得这胡姬(想必是西域的吐火罗人或者波斯人之类)算是彻底汉化了。首先是衣服“长裾连理带,广袖合欢襦”;其次是文化——她知道“贻我青铜镜,结我红罗裾”是什么意思;最后是道德观:“男儿爱后妇,女子重前夫”。她叫什么名字,没写,想必也是汉名。这就叫强势文化同化弱势文化。弱势文化的载体,就要随强势文化的俗。

很多人问我们妞的英文名字,我说没有,小名就叫“Niuniu”,老美也不是不会发这个音。我心里总别扭一个中国人取个洋名。我自己在国内的时候,别人叫我Bob(鲍博),因为那时我的理想是读博士。在美国头一两年,我还和人说,你可以叫我Jie或者Bob。后来,我越来越反感自己有个英文名,就只和人说我叫Jie了。给妞起大名,是啃了《论语》起的。《论语》不过是以前小学生的读物;我英文文化水平连小学生都不如,想不出有意义的名字。英文名字,大多都是新旧约里名字的变种,常用的就那几百个——如果中国人的名字限定在《史记》里的名字,那会是多么乏味。

不过我这算是古董。我常说,妞上了学,自己想换个名字,就随她。入乡随俗。中国文化在目前,算是弱势文化,所以连在中国工作的中国人都要起洋名。以后,中国强盛起来,在美国工作的美国人也会有一水的“斯密斯.军”或者“泰勒.丽”之类。所以,这个事,不在我现在给妞起什么名字,在二三十年后中国牛B不牛B。

我翻《论语》起名字,是为了装高雅。郭德纲说,高雅不是装出来的,孙子才是装出来的。人家大山到中国,也起中国名字,没人觉得他是孙子;他随俗,是风俗的俗而不是俗气的俗。这事,还在自己心里。自己把自己的文化当孙子,那最后只有变成孙子。

Advertisements
分类:随感, 妞妞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