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旧文, 时事 > 扩张与衰落(三)[2005]

扩张与衰落(三)[2005]

【扩张与衰落(三,Net.Weblog.20050711。 续扩张与衰落()()】

【时隔6年回来看,真所谓“勿谓言之不预”】

2005-07-11

1999年我写了一个系列文章《第四帝国的兴起》, 阐述我对科索沃战争中所体现出来的美国霸权主义的倾向. 科索沃战争是冷战后美国第一次利用武力实现战略边疆扩张的试验; 这个趋势甚为危险, 如果不被制止, 将引发下一次的人类大浩劫. 美国以一种原教旨主义的心态实践美式民主, 系统内运行和纳粹主义固然不同, 但系统外表现却越来越接近. 在近年来保守主义得势的局面下, 美国走上了单边主义, 迷信武力, 先发制人, 四面出击的道路, 企图建立一个新的帝国. 其控制世界之野心, 继承第三帝国, 故称之第四帝国.

第四帝国的兴起, 自然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

从外因来讲, 苏联破产, 表示自由竞争资本主义赢得了对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也就是斯大林主义)的胜利, 平衡被打破. “无约束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 美国作为唯一的超级强权,自然企图扩大和长久保持这种优势. 比较一下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 前者是一呼百应, 挟天子以令诸侯, 后者是无联合国授权, 反对者越来越多. 布什何以要冒天下之大不韪, 不惜和法德中俄四大国对立来发动伊拉克战争呢? 是的, 地球人都知道, 为了石油. 在90年代的10年中, 世界上最大的变化是中国和印度走上了市场经济道路, 开始快速的经济扩张和资源消耗; 美国此时对资源控制感到迫切, 就要未雨绸缪, 以便实现对自己最有利的资源配置。

从内因讲, 可以看到1990年海湾战争, 2003伊拉克战争, 这两场规模较大的局部战争(1995波黑轰炸, 1999科索沃战争和2001阿富汗战争没有大规模的地面部队作战) 都发生在经济危机前后, 一方面转嫁国内矛盾, 另一方面通过战利品(对能源的控制)和战争消费来刺激经济.

如果2004年大选是克里获胜, 是不是会改变这种政策呢? 我以为, 新帝国主义政策, 不光是政客的短期考虑, 而是美国和国际近年来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必然.

美国正在经历一个从工业社会到信息社会的转变. 这个升级过程, 伴随以东亚的工业化, 使美国和亚洲出现一种微妙的平衡, 就是亚洲新兴工业国家廉价生产工业品(美国不再生产), 从美国获得大量的贸易顺差, 然后再投资到美国的金融市场(特别使美国国债), 使得美国在巨额贸易逆差的情况下还得以基本平衡收支. 也就是说, 亚洲赚了美国的钱, 又借还给美国, 等于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 亚洲免费为美国提供大量商品. 这个经济秩序, 其实是90年代美国大繁荣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这个繁荣期之长打破了战后的记录).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秩序呢? 首先, 是美国的赤字问题. 由于资本的逐利性, 在美国生产不如在亚洲国家生产合算, 导致越来越多的工业生产转移到亚洲; 由于亚洲工业化自给而基本的信息化层度还较低, 亚洲对美国产品的需要, 远远比不上美国对亚洲产品的需要. 这个差异是结构性的, 除非双方的劳动力成本和产业结构接近一致, 还要持续很多年.

然而, 由于美元的支配地位, 亚洲国家获得的顺差都是以美元支付, 而美国又没有足够的商品让亚洲国家购买, 使得亚洲国家不得不把这笔钱存起来; 但是, 如果存在美国以外的地方, 必然会导致美元的贬值(因为贸易赤字)和美元储备缩水, 所以, 从利益最大化的角度, 最好是投资在美国. 可是, 投资越大, 越被套牢. 这也就是为什么日本虽然因为美元贬值损失惨重, 还要继续大规模购买美国国债, 而中国也使自己的外汇储备(其中80%是美元资产)疯狂增长到GDP的1/3规模.

于是, 美国用最不值钱的”钱”, 获得了亚洲国家大量的实物产品. 这和传统工业国对农业国的剥削还不一样, 因为那时候农业国输出资源最后还是购买回了工业品, 而现在后发的工业国得到了只是一个赊帐证明书. 美国要维持这个秩序, 就要保证亚洲国家继续卖东西给它, 又继续把钱存过来, 而其根本就是要维持美元的霸权. 其实这非常象政府: 政府印钞票支付债务, 每年钞票都贬值一点(但你又不能不用), 相当于向使用者收税.

控制石油, 是应对未来的亚洲(主要是中国)挑战的重要手段. 一旦亚洲新兴国家工业化达到一定高度, 其货币也成为国际市场的自由流通货币时, 美国的结构性经济危机就会爆发. 通过卡住能源咽喉, 可以在美国认为合适的情况下制造有针对性的能源危机(中国进口石油中中东占50%且在增加, 美国是20%), 打击对方经济. 这种打击, 辅助以其他政治经济手段, 往往能比战争还有效地破坏对方经济(参俄国和东南亚例子).

也就是说, 从战略上说, 目前的美国帝国战争, 的确是一种预防性战争, 但是所预防的, 绝不是恐怖主义, 而是其他竞争性强权的出现. 无论任何党派上台, 都不会影响这个大战略的实施.

这个帝国化的趋势, 又恰恰为这个帝国酝酿着新的危机

对外的的影响, 这种迷信武力的战略, 企图以暴制暴, 最后一定是敌人越打越多. 以美国现有的实力, 尚不可能消灭所有的竞争对手和敌人, 打完伊拉克还有伊朗, 打完伊朗还有朝鲜, 打完朝鲜还有俄国和中国, 甚至还有印度. 就是打垮了俄国和中国, 它又能控制欧洲和日本吗? 打完了一个敌人, 会冒出下一个敌人; 打完了所有的敌人, 朋友也就变成了敌人.

帝国的资源这样消耗, 对内会逐渐加重中产阶级的负担和对未来的投资. 现在在伊拉克每个月维持费用就达到了50亿美元, 国防费用达到了联邦开支的20%(Total Federal Spending, FY2004) 而社会安全方面有极大的预期资金缺口. 如果这个趋势不加以控制, 一代人之后, 越来越多的美国会发现自己辛苦一辈子, 老了连养老金和医疗费也没有着落. 另一方面, 小布什当政的5年, 恰好是美国在科学上被其他国家赶上的几年, 现在欧洲在论文发表, 博士毕业数, 接受的留学生等几个指标上都超越了美国 (就微观上讲, 在语义网和生物信息学这些前沿学科上, 美国投入明显不足, 远远被欧洲超过) NSF基金连年减少(05财年又减少1.9%到54亿美元, 也就是一个月的伊拉克占领费用). 战争最后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 恐怕是始作俑者最后难以控制的.

Advertisements
分类:历史, 旧文, 时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