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历史周期律(1)

历史周期律(1)

中国历史上,不管什么朝代,甭管开始设计多么“合理”,两三百年后,总可以出一个当时想不到的因素败局。

前汉亡于外戚,后汉亡于宦官。魏没这个问题,却亡于权臣——奠定之后三百年的模式。唐前期,这些问题都处理的好,却不料由于扩张太顺手,军队里太多少数民族,酿成大祸,最后武人得志近200年。宋朝,武人、外戚、宦官、权臣毛病全没有——全养肥了——却因此政权臃肿,搞不定四夷。元朝就是个部族政权,天天宗室内部打打杀杀,谈不上制度。

明清比较近,多说几句。

明太祖别看文化不高,对历朝的毛病看得透彻,武人、外戚、宦官、权臣、宗室、四夷,都规定了一套制度,叫子孙照做,一个字都不准改?改了没有,当然一直在改。很多人不满这套制度,我看,按执行的效果,好得很,明朝大体天下太平200多年(i.e., 没有全国性战乱),就没有其他朝代做得到。到了后来,明朝却还是死于癌症:皇族不肯放手(阉党做代理),士大夫也不肯放手(东林做代理),人口却随着美洲的发现突破土地的极限(这个明太祖可预料不到)。最后所谓的党争,其实就是两种癌细胞争夺更多养料的过程,其中一个都能要命,何况两个?最后机体免疫力大坏,一堆造反的细胞在全身流窜,最后倒是脚气(满清)恶化成溃疡,死了。

满清自己是过来人,对明朝的流弊看得透。举凡上面所说的一切传统毛病:武人、外戚、宦官、权臣、宗室、四夷、士林,过去两千年能想到的问题,全方方面面考虑到了,花了差不多一百年的时间,到乾隆可以算是完备了。比如清朝宗室的耗费,只有明朝的一个零头。又如结党问题,政治执政手段到位(这里中性的讲),胡萝卜和大棒都用,把知识分子收拾得服服帖帖。钱穆说清朝没制度,那是他的偏见——世上本没有制度,存在久了,自然就变成了制度。但是,又哪里能料到有“数千年来未有之变局”?洋人来了!

到了1860年代初,眼见18省处处烽火,东南西北疆面面狼烟,京城沦陷,皇帝北狩,眼见要没气了。今天有人贬低“同光中兴”,我觉得,要是换在1860年的角度,同光中兴简直就是奇迹,等于citibank股票从50跌到1块,又反弹回30去(现在还没有,还在4块晃悠)。比如历朝就没有哪朝在经历了太平天国这样大的内战之后,还能保持对全国军政的基本统一的——至少没有哪个省不正常交税。可恨的是,洋人一逼再逼,到了甲午以后,传统政治里再也没有可以挖掘的药方,便只好试试新药,一剂比一剂猛,最后终于吃死了。

其实满清之亡,不在不改革,而在内部不啮合。满清最后10年的改革,方方面面,远远超过戊戌的规划,而且脚踏实地,循序渐进,在行政,实业,交通,军事,教育诸方面,1910年和1900年比都有巨大进步(可类比之2010年与2000年)。但是奈何这个国家内部已经从经济上分裂为两块,双方的参照系不同。传统中国觉得九年立宪已经很快了,近代中国恨不得今天晚上就立宪。争来争去的结果,“循序渐进”派彻底失败,“今天晚上” 派抢到神器,但也只有一个晚上。这又过了一百年,当年“今天晚上” 派设想的,很多还只是设想。

民国就如五代——如果学古代朝代的分割,民国应该分为四、五个朝代或者更多。谈不上有制度,就下课了。

本朝的事,以后再细讲。只是世界上,断然没有一个制度,可以一直执行下去而没有毛病。永远会出现预想不到的情况,导致当初精妙的设计和制衡失效。中国现在的集权,美国的民主,都不会例外。现实中,这两个制度都漏洞百出,现在就是比烂,看哪个烂得更快一些。历史周期律,谁也逃不掉;不过是有些制度历史太短,一个周期还没完。

可叹的是有人把某一制度当宗教来信。和宗教徒有什么好辩论的?只能敬而远之。

Advertisements
分类:历史
  1. 还没有评论。
  1. 2011/12/16 @ 04:03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