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旧文, 时事 > 王垠事件[2005]

王垠事件[2005]

【注:事件的背景请看清华在读博士申请退学事件

(一)王垠事件的总结

【Net.Weblog.20051001】

1. 一个孩子[1]愤怒呐喊:为什么清华不是桃花源!我要到桃花源去!

2. 一些反对者[2]说,世界上本来就没有桃花源,你不在桃花源中怨得别人吗?——他们的句子都是句号和反问

3. 孩子继续愤怒[3]:你们这帮被同化的人,把垃圾当宝贝。桃花源就是因为你们没有了!(“我们汉族人教坏了藏族人,现在还要教坏美国人。这是我们华人的悲哀!”)

4. 一些支持者[4]说:你们这些庸俗的没有理想的人!为什么不允许别人向往桃花源!你们这些俗人!你们才是些没有用的人!——他们的句子充满了惊叹号。

(二)乌托邦

【Net.Weblog.20051002】

关于王垠,继续看他的支持者的言论,越来越觉得“无知者无畏”。我相信他们大多数都是本科或以下(可以看到一些中学生)的孩子,深受中国应试教育之苦。然而,王垠的问题,根本不在于中国教育制度的问题。从该事件细节来看,我认为清华大学和他的导师的做法换到地球上随便什么大学,都是正常的做法,甚至会对王垠更糟。在美国,象这样的学生,早就被开除(几个不去实验室,度假两个月不和导师商量)了,也不会得到什么好学校和公司的录用。就是在中国,他才有可能耍自己的小孩子脾气。

他的支持者大多对科研过程不了解,幻想一个乌托邦,对于现实达不到这个乌托邦义愤填膺,痛心疾首,完全凭想象觉得这个世界该怎么样怎么样。对于很多长者对他们的建议,根本听不进去。

中国教育体制肯定是有问题的。王垠和他的支持者攻击的恰恰是其中相对较好,和世界接轨也比较好的部分。如果他们攻击应试教育,高考制度,或者科研和基础教育投入不足,我都是承认的。他们觉得不满的,是盲目幻想外国科研体制如何如何先进,如何如何激发改造力,然后觉得清华的体制如何如何有问题。当然,他们也知道外国也有很多不乌托邦的地方,问题在于,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在地球上,乌托邦几乎不可能。

王垠的理想,要实现,需要什么前提条件呢?
* 有一个很牛,很有思想的老板。当然不能比现在的老板差,IEEE Fellow算什么,最好是图灵奖和诺贝尔奖得主。
* 当然,那个学校不可以比清华差
* 牛老板的实验室也要很牛;空间很大,设施很好;大家讨论都喝茶
* 这个老板和实业界有相当的联系,会提供从现实中来的课题,而且这些课题恰恰又是理论上很深刻的题目。
* 这个老板不会为了论文而论文,所以没有申请项目和完成项目的压力。没有论文的学生,这个老板也会养着。
* 这个老板要保证王垠的生活,每个月至少一千五百美元吧。
* 博士选课很自由,比如法语舞蹈之类,学费不需要王垠自己掏
* 博士毕业很自由,没有论文发表的要求,而且培养委员会的成员也都这样想

这种地方,地球上或许有几个,但也绝对不会多。问题是,这样好的地方,他有这个实力进去吗?如果抛开他看不起的两篇论文和清华的教育背景,他有什么可以写进简历和世界上无数的竞争者竞争呢?

大事做不得,小事不屑做。到了月亮上,也一样要抱怨。

(三)王垠事件暴露出来的几个问题

【Net.Weblog.20051005】

* 清华的帮派意识。颇有几个人因为王垠的四川大学出身而进行攻击。似乎只有本科清华出身的才是清华人。

* 我国对科学的宣传和教育很不够,除了少数理工科研究生(特别是博士生,也是反对王垠行为的主要人群),普通的本科以下,研究生低年级学生和文科生,对科学研究的过程,手段,组织知之甚少,导致盲目崇拜王垠,把鲁莽当勇气,把空想当理想。美国孩子从小学开始就要做project,自己独立找题目,提观点,找资料,进行论证和写作;如果中国也进行这样的教育,王垠的支持者就不会这样偏激。

* 大众往往是没有理性的,愤青言论肯定比理性分析更吸引眼球。王垠如果写《清华EDA博士教育和研究方法论弊端与对策》之类的分析文章,就绝对不会有这样多的人来支持他。如果科研方法由公民投票决定,最后就是多数人的暴政,会毁了国家的教育。大众善于砸烂一个旧世界,却不知道怎么建设一个新世界;精英知道怎么建设一个新世界,但是却必须获得大众的支持。所以民主(大众的统治)和共和(精英的统治)要结合起来。这些《联邦党人文集》里都说的清楚了。

总结一下,支持王垠者的主要观点是钦佩他的勇气,敢站出来说话,暴露了中国教育制度的弊端,并攻击反方是体制的同流合污者。反对王垠者主要是指出王垠的根本问题是不了解科学研究方法论,脱离现实,追求难以实现的理想环境,并认为其个人性格和心理的缺点是事件的重要原因。

双方所说,都有一定的合理性。所持观点,屁股决定脑袋。mitbbs大多反对王垠,水木大多支持王垠,无非是有不同的立场。支持王垠者,大多是为了泛泛的发泄对*中国*教育*制度的积怨,未必真正了解科研(注意,不是教育)体制的弊端,也未必了解这些弊端的国际性;反对王垠者,通常已经熬出头了,开始进入开花结果的阶段了,对于王垠所谈的具体科研问题,有了切身的比较,就事论事,觉得王垠偏激。

其实讨论的结果是没有意义的,任何一方都不会因为讨论放弃原有的观点。有意义的是讨论本身,毕竟由网络带来了一个民主的舆论环境。

最大的赢家是微软,因为msn blog得到了免费的宣传。

(四)接着说说王垠事件

【Net.Weblog.20051007】

唾沫星子乱飞,大家针对的其实已经是一些衍生的事情了。其实两派是有共识的,就是中国的教育制度有问题;两派的分歧主要在于如何对待这些问题,还有王垠的问题和教育制度的问题有什么直接联系。

一派认为,王垠的问题是由于教育制度的弊端造成的,王垠是反抗这个制度的勇敢的呐喊者;一派认为,王垠的问题主要是他的认识局限和心理问题造成的,具体到这个个案(就是一个博士四年级学生不适应清华某实验室的培养方式而退学的案例),制度的影响是次要的,王垠迁怒于制度和制度的具体执行人是没有道理的。

一派强调,王垠的问题是中国教育制度的弊端的反映,包括王垠本人也认为,国外总体上来说会比中国做的好,某些人并进一步认为,中国教育制度的问题是中国社会和政治结构造成的;另一派认为,尽管中国的教育制度宏观有问题,具体到这个微观个例,王垠的实验室,老板及清华大学的做法是合乎国际惯例的,和国外大学的管理方法并没有大的区别,所以王垠是过于理想主义的去追求世界上不存在的完美制度。

一派强调(也许怒吼更合适),此教育制度压制人性,限制创新,要改变这个制度,要彻底的变革;另一派认为,教育制度固然有负面问题,但是应该具体的,逐步的推进改革,要有具体的步骤,不要屑于做小事,空洞的呐喊和逃避(比如王垠宣称要出国)根本无济于事。

在对待王垠的问题上,根据网上留言和身边人的反应来看,精英(有较深入科研经验的和有管理经验的)和大众是对立的。可以认为,支持王垠的主要是大众(特别是年青人),反对者主要来自精英。

扣除掉双方谩骂和意气用事的语言,我认为,大众的主要立足点是道德制高点,进行泛化的指责,而精英的主要立足点是理性,分析具体事件的具体技术问题(比如论文的写作问题,讨论组问题)。一个着眼于问题的存在,一个着眼于问题的解决,立足点不同,所以辩来辩去,往往鸡同鸭讲。

我不相信这场大辩论最后会以任何一方的获胜而收场,也不应该以任何一方的胜利而收场。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是由这两部分人组成并相互约束的。社会的主管者应该是精英,精英要能约束大众的过激行为,提出可行的问题的解决;大众要能表达自己的意志,提出问题,并通过某种方式威胁精英改进自己的状态。

很多近期热点问题,比如腐败问题,抗日问题,户口问题,其实都是类似的。公开的讨论本身就是最重大的进步。我很乐观地看待这些事件。

Advertisements
分类:旧文, 时事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