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微日记 > 微日记 [2011-05-21 to 2011-05-25 新浪微博]

微日记 [2011-05-21 to 2011-05-25 新浪微博]

[2011-05-25]
这个是不是腐败不好说,应该和与他们背景相似的人的投资回报做比较才能确定。但是美国的权钱交易方法很多,完全合法——这也就是为什么有部长当的好好的突然辞职,转天就拿到一个年薪百万的工作。你想想,这些人去私企,收入>10倍。难道所有这些官员都是雷锋?一个两个雷锋有可能,都是雷锋那是yy
转发@新浪美股 的微博: 【美国政客都是选股高手】4名学者对约300名众议员1985-2001年的1.6万笔股票交易进行分析,发现他们的回报率“高得离谱”,按照他们的交易所编制的投资组合每年跑赢大盘大约6%。5年前该研究团队发现参议员更厉害,跑赢大盘大约10%。1994年,希拉里曾被披露早年交易期货获利100倍。

[2011-05-25]
每次看到某人被称/自称公共知识分子,我就想笑。性工作者也是公共的,并不拿这个来炫耀。

[2011-05-25]
sin(x)那个反了吧,变成-sin(x)。其实真正牛的是能摆出sinc(x) = sin(x)/x。这个大概只有杨丽萍做得到。转发@冷笑话精选 的微博: 看不懂的同学高中数学一定不及格![偷笑] (@韩寒精彩语录 投稿)

[2011-05-25]
转旧文: 《论语》 社会作为一种信息系统,它也应该记录着祖先的一些信息,模仿着祖先的一些行为,上文提到的座谈会制度应该就是一种。正如人脑思考的方式相似于基因的组合,社会也需要捕捉人的思维片段。这些片段漂浮在人类社会中,随意碰撞着,发出碰撞的火花,组合成新的体系。 http://t.cn/hDzaQU

[2011-05-25]
#微数据# 根据 美国National Institute on Drug Abuse,16%的八年级(初二)学生吸毒;21%的高三学生吸食大麻,高于吸烟的比例(19%)。 http://t.cn/hDzqyc

[2011-05-25]
#微数据# 美国13%的青少年15岁前有性行为,70%在18岁满时有性行为。2010年4%15-19岁的女孩怀孕。最高峰是1990年,12%的少女怀孕。2006年,59%的怀孕少女生下孩子。10%的婴儿由少女所生。19%的少女生了>=2个孩子。黑人少女的怀孕率是13%。25%有性行为的青少年感染了性病。(http://t.cn/hDzGXG等)

[2011-05-25]
另外,我感觉在美国,不敢说大多数,很大一个比例的学校的存在,压根不是为了教育学生(根本什么好的都学不到,什么坏的都能学到),而是为了教育工会的选票——就和三大汽车厂一样,生产出来次品无所谓,只要工会会员有饭吃。

[2011-05-25]
美国的大学学费,一般州立大学一年2万,私立的4-5万(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就是5万一年)。所以很多中产从孩子一生下来就开始存钱。清华的学费好像现在还是5000一年,这实在是太便宜了——不过我相信学费和美国接轨,也是迟早的事。

[2011-05-25]
和我岳父母谈话是很有意思的事。从他们身上,可以读到一些对美国普遍的误解。比如我岳父问,听说在美国读书不要钱。我这么解释:中小学,如果你不想你的孩子吸毒/怀孕,只有去好学区。好学区的房价是一般区的两三倍,房产税轻松上万甚至更多。所以往往不如上私立学校,而住到便宜的区。

[2011-05-25]
在海外还常遇到人问,你觉得TG好,为什么不回中国去?很简单,这么多觉得民主好的中国人,没见到几个移民到印度去的啊?

[2011-05-25]
讨论TG好不好,大概和讨论“女人/男人”好不好一样,本身是没有意义的话题。每个人都会根据本位出发,做没有意义的泛化。另外,撼山易,撼屁股难。试图移动别人的屁股是不道德的。

[2011-05-25]
昨天和我岳父聊土共好不好的问题。我和他说现在的白领、年轻人和知识界应该是大部分对土共不满。他很吃惊,不理解。他说30年前,他觉得邓不好,现在觉得邓还是对的,国家发展得很好,他身边所有的人生活都在改善。不过他这个年龄和阶层的人,很少上网。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沉默的大多数。

[2011-05-25]
全家的感冒终于都好了

[2011-05-25]
我看到的另一个关于”十三点”的辞源是说钟只有12点,有13点的钟是出毛病了。 //@李世鹏博士: //@黑匣子陈廖宇: 长学问!不知有否达人解释下北京的“二”是怎么来的? //@暖大人:哇哦。
转发@上海沃画报 的微博: 【”十三点”的来历】”十三点”是英文society的音译, 早期,传统的上海人看不惯那些在交际界混的女人的, “十三点”便被用来代指这些“轻浮,放荡”的交际花,由此演变成了骂女人的专用词。往后,上海人渐渐地淡忘了这层本意,常省略了“点”字简化地骂任何惹人讨厌的人。 #上海闲话#

[2011-05-24]
History不如说是provenance,即数据的源流和变迁过程。很多事情是path-dependent
转发@李世鹏博士 的微博: 人的Context(上下文)的种类:1)physical: 自身向环境的延伸带来的信号。地点,时间,环境,各种传感器,声音、图像、温度等。2)cyber: 模拟向数字世界延伸带来的信号,邮件,日历,记事本等 3)history: 时间轴向前延伸带来的信号 4)social: 个体向群体的延伸带来的信号。关系,喜好等。

[2011-05-24]
生孩子就是格式化硬盘,教育孩子就是装操作系统。1岁这个阶段,大概就是在烧BIOS(基本输入输出系统)。

[2011-05-23]
Vulcan现在也有类似的项目,比如Halo Project,不过至少在这块,总的感觉还是R多于D。
转发@李世鹏博士 的微博: 尽管当时人人羡慕,不幸的是Interval Research于2000年解体了。总结其失败原因:1)技术想法太超前。十年时间都有点短。2)没有产品意向或者孵化机制。无的放矢。3)IP保护不是很aggressive。8年100多人才出了100多个专利。4)Paul在后期改变策略,少R多D,时机太晚。5)动脑多于动手。工程师太少。

[2011-05-23]
Matrix与Godel不完备定理: Matrix讲的是形式系统的相容性和完备性的矛盾. Matrix中的个体的活动, 都是一个定理证明过程. Matrix是一个相容系统, 但是不完备, 设计师就把那些不能证明的命题送到Zion去观察, 经过学习, 由The One为Matrix添加新的公理(matrix reload) http://t.cn/hedNDF

[2011-05-23]
我实在觉得期刊这东西,和不列颠百科全书一样,该进历史的垃圾堆了——wiki的模式就蛮好。应当这样:submission就算publish了,有版权,别人不能复制。但是submission要被peer reivew,也是公开的(可以匿名)。review本身也可以被review。得分最高的文章,或者争议特大的文章都会被定期加精。
转发@数学文化 的微博: 《自然》前几年登了一个消息(附加下面的形象配图),说美国顶尖大学之一的康奈尔大学因受不了爱思维尔的疯狂加价,决定取消几百本这家出版商的期刊订阅。爱思维尔对康奈尔要价170万美元,大学图书馆觉得没法活了。舆论闹大了,最后出版商只能做到谈判桌上妥协。见http://t.cn/hereNk 老实被人欺啊

[2011-05-23]
霍夫曼编码是霍夫曼的学期论文成果。

[2011-05-23]
好像TBL和前妻已经分居有一阵子了。 //@npubird:转发微博。
转发@新浪科技 的微博: #私奔#不分国界,互联网之父也玩#私奔#。。。被誉为“互联网之父”的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已与他的美国妻子离婚,并与女企业家罗丝玛丽·莉丝(Rosemary Leith)开始了一段新的恋情。。。http://t.cn/heBnra

[2011-05-22]
还有人用hotmail?:) 有另一个统计,说可以从你的Email提供商大致推断出你的年龄甚至职业。比如如果你还在用aol邮件,那你的网龄可能比很多人的年龄都长 //@李世鹏博士:数据可供参考。
转发@戴龙猫 的微博: 2011年手机:全球手机使用量53亿部,占总人口的77%.智能手机:21.8%的手机为智能手机。Skype:用户6.3亿。Facebook:注册用户6.29亿,2.5亿用户移动登陆。QQ空间:用户4.8亿。Twitter:用户破2亿,近40%用户移动登陆。电邮:Hotmail仍占统治地位,Gmail增长快速……http://t.cn/heYTPI

[2011-05-21]
难道Web不是?想想看以前多么神奇的设想,比如电视电话,视频点播,5W通信,现在在Web平台上都轻松实现了。Web对政治和社会组织形式的影响,更是在体现中。
转发@Alisoncastle 的微博: 【变革】发达国家现在基本都处于stagnation状态,很多资本都找不着去的好地方所以给发展中国家带来了通货膨胀。我们都着指望信息革命能如同工业革命一般发生,但仔细看现在还是有点失望,看不到如同蒸汽动力和电力的innovation带来的产业巨变,难道这轮产生的只是general purpose technology吗?

[2011-05-21]
从inductive logic programming到inductive ontology learning,对超越传统的relation learning现在在做有益的探索。数据的依赖关系,贝叶斯关系往往只是一种近似。
转发@宋阳秋 的微博: 1. 从表达到推理。统计机器学习统制了20年,很多机器学习的问题现在变成了提高几个百分点的问题。但是,依然没有解决对数据的表达。Daphne Koller所领导的关系贝叶斯学派,王珏老师提出的“结构”还是“统计平均”问题,都对这种更深层次的机器学习方向进行了思考。

Advertisements
分类:微日记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