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微日记 > 微日记 [2011-05-26至05-29 新浪]

微日记 [2011-05-26至05-29 新浪]

[2011-05-29]
#微数据# 2001年(暂没找到更新数据)家庭电力使用:16%空调,13%冰箱,10%取暖,9%热水,9%照明,7%家用电子(电视等),6%烘干机,2.5%洗碗机。最后两样中国家庭一般没有。

[2011-05-29]
#微数据# 在美国的193个最好的大学里,67%的学生来自于收入在前25%的家庭[对应大约8万美元年收入],5%的学生来自于收入在末25%的家庭 。http://t.cn/hD9S9D http://t.cn/hbqFoe

[2011-05-29]

正解。所谓的白领骨子里就是无产阶级。生为无产阶级却有主人翁意识,以前只有国企做得到。现在时代进步了,不光垄断资本会用这个,其他老板也把这招也用得纯熟。所以《致加西亚的信》这么畅销。
转发@刘大鸿 的微博: 加班,我所知道的成功公司,在他们还没有成功,还付不起加班费,甚至付工资都艰难的时候,他们都在玩命干,google如此,百度如此,阿里如此,360更如此,甚至今天他们的核心团队身价不菲仍旧如此。你问问@雷军 现在一天工作几个小时?你问问老周问谁要加班费?"可怕的是比你优秀的人比你更努力。"

[2011-05-29]
说到底,最后还是选择了胸大的那个(如果你知道那个笑话的话)
转发@iamwym 的微博: 昨天在论坛上写了篇回国见闻http://t.cn/hDaZ2d,热度显然没有上次讨论浙大排名的热烈。从这点可以看出在营销上面,制造合适的话题是最关键的。没有争议的话题很难吸引公众的目光。比如公司去年和国内学界闹翻,知名度于是就提高了不少,以前是过于低调了。

[2011-05-28]
回归台湾也好 //@npubird:等待大陆回归香港 //@李开复:[good]
转发@环球企业家杂志 的微博: 香港官员如何花公款?据南方周末报道,公务接待不许有鱼翅、鲍鱼,午餐、晚宴人均上限分别为350与450港元——在香港,这的确算不上高。以香港官员的“老大”特首曾荫权为例,他2008年赴广州访问,包括往返交通在内,支出仅420港元。至于公务用车,包括特首在内,香港享有专车待遇的公职人员仅20余名。

[2011-05-28]

顾嗣立《元诗选》萨都剌诗选小序:“有元之兴西北,子弟尽为横经,涵养既深,异才并出,云石海涯、马伯庸以绮丽清新之派,振起于前,而天锡继之,清而不佻,丽而不缛,真能于袁、赵、虞、杨之外,别开生面者也。” @马伯庸 同志原来有700岁了!

[2011-05-28]
西方国家的政治审查其实也是很常见的。“少年共产主义先锋队”和“共产主义青年团”是什么,美国的移民官员往往不知道,来自中国的绿卡申请人因此招致麻烦的,不在少数 | 德国之声原华人员工公开信 http://t.cn/hDZHaj

[2011-05-27]
我用@张少卓 开发的微博备份工具做了备份,工具地址: http://t.cn/brlOv 你也来试试吧!

[2011-05-27]
和自由的美国比,中国基于经济和社会原因反政府的行为还是很零散和初级的。美国反联邦政府的民兵大概有2万-6万之间(还记得1993年俄克拉荷马城大爆炸吗?)。武力抗税,谋杀地方政府官员,策划武装“起义”,随便用“Militia”搜搜,报道很多,比如http://t.cn/hDICLw。看来大家都只差“两个人”了。

[2011-05-27]
The communist creed: From each according to his ability, to each according to his need. The capitalist creed: From each according to his gullibility, to each according to his greed. by Joe Stack (1956-2010) 中国现在也是资本主义社会了,being gullible不能怨社会

[2011-05-27]
抚州爆炸这件事,巧得很,美国去年也发生一起,开飞机喊着““take my pound of flesh”撞IRS大楼。事主写了一个宣言(Joseph Andrew Stack Manifesto),入木三分。有兴趣可以看看 http://t.cn/hDIxRn (中) http://t.cn/hDIxRm (英)

[2011-05-27]
看了一下许小年的原文,觉得这是市场原教旨主义的“经济学”。按他说的,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都可以不要了,只留一个联邦会计署就好了(职能类似明朝的户部)。经济不光是生产,更重要的是分配。一个企业内部都要调控,何况国家?不过《财经》上发这种观点,从信息论的角度,那基本是没有信息(确定事件)
转发@许小年 的微博: 【经济学研究什么】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在我看来都是拆东墙补西墙,不创造任何财富。如果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政府的宏观政策上,就是舍本逐末。经济学研究的重点不是短期的经济波动,而是长期的经济增长。要研究长期的经济增长,必须要研究市场。http://t.cn/hD5a54

[2011-05-27]
私有制有多种形式(公有制也一样)。与其纠结于私有制,不如说是创新的激励机制。物质财富只是其中的一种形式。 //@Alisoncastle:【创业管理】这次您说得很对。尤其认同关于创新的这个观点“创新需要具备两个条件:私有制和信息。”
转发@许小年 的微博: 【经济学研究什么】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在我看来都是拆东墙补西墙,不创造任何财富。如果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政府的宏观政策上,就是舍本逐末。经济学研究的重点不是短期的经济波动,而是长期的经济增长。要研究长期的经济增长,必须要研究市场。http://t.cn/hD5a54

[2011-05-26]
以前看到李鸿章墓被挖,暴骨扬灰(大跃进,非文革),觉得很不该。最近又读了读近代史,觉得这个人,可恨的、迂腐的地方实在很多,可敬的、前瞻的地方也不少。他的墓被挖,谈不上是冤枉他;纪念他,也谈不上是吹捧。大跃进那会离他死不过50年,墓里的东西还不觉得是文物。这事虽然不好,也不必痛心疾首

[2011-05-26]
好文章。说实话,对三峡大坝,我也经历过一个支持、反对、再支持的反复转变。最关键是要学习,了解数据,了解了历史。韩寒那种对常识甚至伪常识来恍然大悟博取眼球的,着实无聊。 | 美国反坝运动及拆坝情况的考察和思考 http://t.cn/hem0UZ

[2011-05-26]
我有个坏毛病就是记日记。日记是世间第一危险的东西——如果你喜欢写小说(如蒋公)那又是另一会事。从1990年到现在,21年矣。刚才偶尔翻了翻十几年前的日记,不足为外人道也。

[2011-05-26]
查了我的记录,最早的QQ聊天是2000年5月8日。我算是晚了,同班里有QQ号是5位数的。 //@iamwym:QQ是啥,是小车么 //@trueif:用过QQ2Kc一段时间后,2K3就出来了,算不算很落伍?号码8位的凹凸曼+卢瑟飘过……
转发@全球时尚 的微博: QQ 10年的版本,你是从哪个版本开始用的?

[2011-05-26]
GDP现在似乎不怎么被人看得起了。二十年前,一说到鸡的屁,仿佛中华民族马上就要被开除球籍似的。现在不缺了,也看穿了,就是个屁吗。2020年超美,基本没有问题了。我看,到那时候,GDP高又会被某些“公共知识分子”看成是民族耻辱。

Advertisements
分类:微日记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