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随感 > 博士后,博士后

博士后,博士后

我差不多做了4年博士后。有一段时间,自己感觉很不好;特别是连我们家保姆都对我很诚恳地说:“你还是早点找份正经工作吧”。那时候就想,小时候总说要当科学家,可是没人告诉我说当科学家前往往要先做博士后,一份不能称为“正经工作”的工作呢?

所以有人说,Postdoc是Postdog。相信很多博后会发出会心的微笑。

对博士生,很侮辱人格的话大概是问你什么时候毕业。对博士后,大概就是问你什么时候找到工作;更侮辱一点的是,是问你什么时候毕业。后两个问题,我经常被人问到。【其实还可以有更侮辱的问法,就是你工资多少】

其实自始至终,我对我研究的问题都是很感兴趣的。我的合作伙伴,有好几个第一流的科学家。头一直对我说,最近这个研究,应该是去发Nature或者Science的(如果发生了,这在计算机领域算是少见的)。不过我到底是坚持不下去,听了保姆的话,找了一份“正经工作”。

我现在回头去看,觉得如果能不犯错误,博士后其实做两年就够。不过,和生活中每一个阶段一样,谁也不会告诉我什么是错误,什么是捷径。即使有人告诉我,大概我也会犯其他的错误。

我这里总结一下我的错误——其实,我一直觉得,错误比成功更值钱,如果知道了可以避免犯同样的错误的话。如果有一个会议,上面的文章专门讲作者在研究中犯的错误,那一定篇篇都是言之有物,值得一读的。如果每篇博士论文,也专有一章讲该研究犯过的错误,那对后来的学者,该是多大的帮助!

首先,我很高兴我没有犯一个低级的错误:跟自己的博士导师做博士后。不要误解,我和我的博士导师“郝先生”关系非常好,现在我有什么问题,还经常去请教。不过,博士后经历,应该是培养眼界的过程。博士毕业的时候,理应在自己的专攻方向上超越自己的导师了;而且,对自己的系里的研究,也应该大的方向都熟悉。这时再待在同一地几年,学术上裨益并不太大。这是某学长当时和我讲的,我很感激。

我的首要的错误,是没有理解为什么要做博士后,以及博士后应该培养的技能。当然,不同的学科不同,我只针对我自己这个狭小的专业领域(计算机科学里和Web及人工智能相关的一些)。

现在看,理想的硕士,博士和博士后或许有这样大体的区别

  • 硕士:别人给你一个方案,你把它实现出来,而且知道这个方案是在前沿。好比在一个很大黑屋子里,别人点了一支蜡烛,你迎着光走过去。
  • 博士:你自己想一个方案,在这个窄得不能再窄的方向上,世界上没有其他人比你做得更好。你是把人类知识向前推进了一小步,尽管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步。好比在那黑屋子里,什么光都没有,你去乱摸,摸到一只蜡烛,点亮——尽管只照亮了周围一小片。
  • 博士后:现在不应该只看一个方向了,而应该对周边的方向有些认识;对若干方向有没有前景,应该有清楚的认识了;对相关方向的结合,也应该有自己的想法。好比在黑屋子里,你点了一只蜡烛之后,继续找到周围的几只蜡烛,看清楚这一片的形式,怎么走路才不会碰头。

博士后出来,理论上说应该是去申请教授位置的。说到底,教授是要搞钱的,不管是从政府还是企业。能搞来钱的项目,很少是依赖单独一个博士论文式的技术的;也很罕见的,恰恰是你个人感兴趣的东西。博士后应该对这些搞钱的大局,有一个认识——不一定要现在就做PI或者co-PI,至少对项目申报应该很熟悉。这里说的,并不仅是说会写申报书,而是要理解为什么有的申报书就会中,有些就注定不行。要有这种理解,往往要从自己的博士阶段里跳出来,往后退一退,甚至否定之否定,看清楚大形势。

我到了第四年,终于觉得,(语义网)现在的大形势是应该搞应用,搞老百姓用得到,用得起的应用。学术的研究,还会继续,但是慢慢就不再是“语义网”了,会变成“Web Science”或者知识表现的另外一些马甲(正如过去三十年里一样)。于是下了决心,跳出来,搞应用。当然,我现在可能还是错的。

这是比较宏观的弯路。

另一个弯路,是人生的整体规划问题。到底工作和家庭之间是什么关系?这4年的大多数时间里,我把自己搞得很忙。说实话,对妞妈,这是很不公平的一件事。我现在回头来看,这么乱七八糟的忙,往往说明了一个人对自己的资源没有利用好,或者在资源利用上被动了。这种状态如果出现,那就该尽快调整,搬家,换项目,换工作,换脑子,不要拖到一年以上。这里面,客观的原因有多少?主观的原因有多少?特别是,两个人的事业怎么作为一个整体来看?怎么追求一个共同的进步最大化?幸亏博士后“毕业”不用写论文,否则我的“致谢”部分,对妞妞和妞妈,基本上要写成自我检讨了。

在具体工作方式上,我犯的最大的错误是分散精力在太多方向上。大多数时候,我同时做5个甚至更多的项目。有些是不得不做,有些是自愿的。终于,最后一年(已经晚了),我砍掉了所有自愿的方向,同时对头说其他的项目我不要做了,只做一个。这件事,我应该提前两年做。而且,我会把每年的Program Committee等等工作砍到一年5个。我会只做第一次Workshop组织而不再参加之后的n次组织活动。我会对更多的人说no,包括对自己老板——那样总比最终让人失望强。【这个事,到公司后有更深刻的体会。要知道,硅谷公司养一个研发人员差不多要30万美元一年成本,平均一个工作小时就是100多美元的运营成本。你审一篇文章5小时,就是公司的几百美元支出,公司自然是要控制的。】

具体的研究手段上,比如看文献,组内交流,写作,英语,有很多琐碎的错误,暂时就不写了。

我最近在想,我今后几年,到底能从过去的经历吸取什么样的经验教训?革命的道理千万条,我总结这里面最重要的一条,也是老生常谈,平淡无奇的一条,就是搞清楚自己的优先级。短期/长期?工作/家庭?兴趣/金钱?睡觉/熬夜写blog? 这些东西,都是知道很容易,落实很难的(比如我现在)。一旦决定了优先级,理解也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在执行中加深理解。好了,现在的优先级是去睡觉…

P.S. 2011-12-10 这几天被妞妈拉着看《非诚勿扰》,里面有个哈佛的博士后。主持人提到好几次,“读博士后”,“说学历最高,这里有个博士后”。不禁觉得谬种流传之广,难怪李开复要把本质上是博士后的一份工作翻译成“副教授”。博士后不是学历是一份工作,不是读书是(低级)职员。在美国,博士后往往叫做“Research Associate”或者“Research Scientist”(后者在有的学校也可能是一种教职),和学生身份的Research Assistant是不同的。

Advertisements
分类:随感
  1. 2011/11/14 @ 15:57

    写的太好了,赞

  2. 2011/11/14 @ 15:58

    关于 “理想的硕士,博士和博士后或许有这样大体的区别”说的非常精辟,我也曾经听别人说过这个说法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