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随感, 捣浆糊 > 企业研发的一些体会

企业研发的一些体会

其实这个题目有点误导。我所有的企业研发经验就是我在三星不到两个月的工作,既不能代表三星的研发特点,更不不能代表企业研发的一般特点。我主要是想比较一下在高校和企业研发工作的一些区别——当然,就这一点,我的比较也不具有代表性。作为参考,我推荐大家去看看Matt Welsh的博客——他是哈佛计算机系的正教授,却辞职去Google当了程序员。比较有代表性的有这几篇(他的文章对我选择来企业界工作很有影响)。

来三星前,我就知道企业和高校做研究是肯定不同的。不过有些新的体会,是最近才感觉到的。

首先,要澄清“企业研发”的模式。传统的方式,是公司有一个研发部门,做做研究,面向所谓的“3-5年”后的产品。研发部门的产出是系统原型,专利和论文;然后,产出会交给产品部门(如果足够幸运),有那么一个小概率,这些产出会变成产品。现在的一些IT公司,比如谷歌、亚马逊、LinkedIn等,用一个“新”模式,产品部分和研发部分合二为一,所有人都是程序员,自己实现自己的研究想法(如果你有的话)。

说实话,我觉得这两种方式各自有各自的优缺点。第一种方式的缺点很多人都说过,我就不再多说。至于第二种方式,好的研究人员不一定是好的编码人员,反之亦然。很多编程语言和算法的细节,相信很多博士本科毕业以后就没有考虑过,因为不是所有的科研方向都要求这样底层的知识。由程序员科研体制引申出来的,要求所有有研发意向的求职人做繁琐的编程语言和算法考试,是不是合理,我看是值得讨论一下的。至于这种模式的创新失败率和传统方式那种更高,或者激发的创新思想那种更多,我倒觉得更多地取决于管理技巧,而不是是不是把研发和产品部门分开。

OK,三星的研发模式,就是第一种:研发是研发,产品是产品。

三星也有自己的很多特点,有些是韩国文化的烙印,对于习惯于美国文化的人,会有一个适应的过程——这些不在今天的讨论范围内。但总的来说,三星美国研发还是一个典型的现代高科技企业。下面我还是主要和学校比,而不是和其他企业比。

第一感觉,就是企业研发很贵。平均下来,这里一个研发人员要30万美元一年——不光是工资,还有福利啊,税啊,运营成本啊。硅谷这里,大概差不多。学校里,教授养一个学生或者博士后,3-6万美元不等(看学校),便宜是便宜多了。

那在企业团队和在学校团队有什么不同?在学校以学生为主力的队伍,有几个问题。一个是流动性太大,要花很大的力量再教育;二是学生总有两年甚至更多的时间要上很多课,从招进来到能干活,周期很长。在企业里,合作的都是受过良好培训的专业人士,很多事情一点就通——至少不需要再去手把手教怎么查文献,怎么做PPT这种事。

另一个很大的特点是企业研发更迅速,更敏捷。如果需要实现一个研发思想,有预算储备,临时找一个实习生(intern)或者合同顾问(consultant),一个星期就够了。在学校里,这往往要拖上一年。企业研发计划,往往以月甚至周为单位进行资源的动态分配,这在学校里也是难以做到的。当然,这也意味着企业在对待不需要的“人力资源”,也是公事公办的——不象学校里的教授往往还要养着进度慢的学生。

学校研发,核心问题是能不能发文章出去。企业研发,核心问题是能不能变成产品。所以,企业研发并不需要关心这是不是最新的技术,或者是不是比所有的相关研究都好(就像一般的研究论文要claim的一样)。只要是好用的东西,不管是自己做的、买的还是借鉴别人的,组合在一起,满足要求,就达到目的了。

学校里做,还没有开始做,就生怕别人不知道,有一点进展就全世界嚷嚷(开会+Facebook+Twitter+…)。企业里做,生怕别人知道细节,一切技术和实现都要先经过公司知识产权部门审核,才能有选择的对外宣传。我来三星前,对三星的语义网规划一点也没听说过(其实这个宏观方向倒不是秘密,但公司还不到宣传的阶段),进来以后吃了一惊…得,要打住了。

学校里做,说是日程灵活,爱几点几点。可是我在学校里做研究的这13年(天啊,有这么久),夸张的说,坐在马桶上想的还都是研究。生活和研究总是混合在一起,晚上和周末不工作就有很大的负疚感。现在朝九晚五,除了偶尔加加班,基本上回家就可以抱抱妞,不想别的事,生活质量有很大提高。现在当我看到Gmail里有一千封没有看的邮件,我也一点压力没有,因为我知道这和我的“工作”无关;反之,我终于能做到工作邮件收件箱当天清空。当然,这也许只是一种心理的问题——在学校里,没有人要求我加班,可是好像大家都在加班,而且你总是会在晚上9点,或者星期天,收到某个学生/教授的信,而且你自己也总是这样干。当然,公司和公司不一样,岗位和岗位不一样,以后如果责任变了,朝九晚五的生活,随时可能变。

在博士后的几年,总是要同时做很多事——往往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因为钱总是从几个不同的项目上来。此外,又要带学生,又要做各种会议的评委、杂志的审稿人,在每个战线上,都把自己的弦绷得紧紧的。在RPI本部的时候,我大概花了有1/3的时间在审稿、工作组等义务“学术服务”上,又有1/3的时间在带学生、软硬件系统等上,大概只有不到1/3的时间在付我工资的项目上。理论上,这些额外的工作我都可以拒绝。可是,作为学术界的不成文规则,这些“额外”的工作其实是职业生涯必须要参与的工作。说实话,我有时候会做梦把自己吓醒,觉得其中一件事没有做好,“债主”或者老板会来找我算账。现在到了企业,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只专注于付我工资的这件事,再也不用对着一米厚的、不同方向的参考文献发呆。我还选择参加少数一些审稿工作,不过那已经成为一种爱好而不是责任。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终于感觉我在做一件实实在在的事情。不要误解,我不是说在学校里就不可以做实实在在的事情。只是具体到我个人,回顾我13年做过的所有的研究,有哪一个有潜力能大范围地影响人们的生活?有些研究,比如分布式推理和语义信息论,其实我是很喜欢的,但是那真要很久很久以后,才会有实际的实现和用途。在三星,忽然,某些以前我想了很久的和日常生活相关的工作,可以开始做了。如果在学校里,我既得不到资源来做(比如申请基金),也不见得能拿来发个好文章——其实好用的系统技术路线不见得新颖,也不见得多复杂。我可以开始做一些,在一两年之内,就可能改变我自己的生活,也可能改变成千上万用户生活的事情。这比上Google Scholar数自己的文章被人引用的次数,要感觉好多了。

我现在还在蜜月期,随着以后观察角度的变化,对企业研发说不定会有新的认识。Matt Welsh在Google待了一年以后,越发相信自己选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一年以后,我会回来再审查今天的话,看是否需要修正。

P.S. 2012-04-16,6个月以后,我会回来履行“看是否需要修正”的诺言。

Advertisements
分类:随感, 捣浆糊
  1. Ze
    2011/12/02 @ 05:39

    Hello, Jie, great article. thanks for sharing your experience.

  1. 2011/12/02 @ 05:54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