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历史周期律(2)

历史周期律(2)

续《历史周期律(1)》 。本文写于2011-05-17。

本朝太祖,和明太祖可比,考察历朝积弊,又想推陈出新,跳出历史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监督不监督他自己不论,让人民来监督政府,他倒是真的想这么做,而且用他特有的方式做了,革了“政府”的命,也革了传统中国文化的命。这么做的好坏,估计还可以吵两千年(参考秦始皇)。从“监督政府”这一点,不成功。好在这政府暮气还没有入骨(可比680年的唐政府或者1700年的清政府),还做事,还有举世无双的执行力,虽然有毛病。

本朝太祖所做,要放在历史的context下,就是满清最大的计划外因素是洋人,而且洋人问题过去一百多年一直是最大的生死存亡问题。近代中国和传统中国这两种模式,传统中国要为近代中国牺牲、让路,内部要啮合,才能抗得过洋人。比之阿拉伯或者拉美,就可以看出这途径的不容易——对他们两家,也一样是洋人问题和内部两种力量的啮合问题。他们内部的旧文化、经济因素,现在还没有被打破,个别批上现代民主政治外衣的,也往往是个装饰。今天的本朝,有识之士想的,无非还可以总结为上面两个问题。政府的暮气,和历朝一样,是不断加深的。传统中国的让步,主动或者被动,总是不能让近代中国满意的。民主,最后应该是解决办法。

我虽然常批判民主,其实我以为民主是个好的统治方式——换句话说,有比较好的欺骗性。重要的不是给人民什么,而是让人民觉得有希望得到什么。科举就有很好的欺骗性。通过科举,老百姓觉得有希望变成士绅,士绅觉得有希望变成更牛逼的士绅。大家都有希望,就不会有多少人去搅局,尽管最后真正成功的很少,至少“机会平等”吗(虽然实际操作中这种平等等于放P)。民主让人有希望,左手撸完了可以用右手,右手撸完了可以用左手,反正最后总可以爽,不至于去造反。和中国古代一样,真正的“民”,不是这些小民,而是有头有脸的绅士。真正监督政府的,是这些人。普通小民,永远都是符号和数字。

今天中国最希望“民主”的,恐怕就是官员。只有“民主”了,他们才能摇身一变,把官僚垄断资本变成真正的个人资本,再也不用担心被杀头——和现在俄国的新贵们一样。中产阶级附和南方系,殊不知,真正的俄国式的社会巨变中,最悲催的就是中产阶级?

——-

其实,和其他国家比,历史周期率未必就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中国文明的持久性,我看和社会的周期性自我更新有很大关系。要说周期率期间死人多少,中国的未必就比西欧糟糕多少(比如比较一下明末和差不多时间的三十年战争,或者五胡乱华和罗马的蛮族入侵阶段)。区别是,中国的文明进一次历史的坑,总是能爬出来,抖擞抖擞,比原来还精神。其他大多数文明,跌进坑里一次,就再爬不出来了。

最近这一两百年,人类化石能源利用大跃进,什么人口,物质生产,金钱,都是指数增长。有人就觉得中国以前的历史周期率是低水平重复。其实,人类历史的这种大增长阶段是很罕见的,通常伴随着新资源的利用,比如农业的产生。人发明用火那阵还没有人口统计,不然我觉得大概也是(相对快速)指数增长的。一旦资源陷入瓶颈了,发展就慢下来,统治者甚至会主动地控制增长——因为没有资源的增长,生产和人口的增长只会让极限早一点到来。由此来观察明朝前期的一些政策,特别是对比明后期美洲资源引入后的变化,就容易理解了。周期率是一种资源有限条件下的合理选择——比如古埃及,在三千多年里是也是周期律很明显的。

Matrix还要reload六次呢。Reload的过程,就是自我升华的过程——当然,这是后人和外星人角度的看法。当事人身在周期率变化的痛苦中,看法是不能这么超脱的。

Advertisements
分类:历史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