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 >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昨天公司圣诞聚餐,在圣何塞市中心一家非常好的意大利餐厅,吃了一顿正规的意大利大餐。餐后红酒是1935年的(比我爸妈还老),一瓶要200美元。欢快的气氛中,公司还宣布,作为圣诞礼物,每人发一个Galaxy Tab平板电脑。

从餐馆出来,看到一个脸不知多久没洗的中年白人,蹲在门口的垃圾桶边上,扒拉着一个明显是别人扔掉的饭盒,用手抓着里面的通心粉吃。出个门,不过10秒种,突然经历到这么大的反差,让我心里一冷,脑子冒出一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何止中国是这样?

6月来三藩,也遇到好几次这样的事:拾荒的穷白人,守在饭店门口等酒瓶子的;黑女人,坐在饭店里吃客人吃剩的饭菜的;白小伙退伍兵,挂个牌子讨饭的,一条街上就遇到好几个。

然后街角一转,我到了开会的五星酒店。优雅的背景轻音乐一响,衣冠楚楚的学界、商界人士济济一堂,咖啡,甜点,应有尽有。外面的事,与此何干?

很多年前(嗯,2003年),我第一次去芝加哥,从“华丽一英里”(Magnificent Mile)往南一点点,一过芝加哥河,就到了黑人社区,顿时就从摩天大厦换成了涂鸦满地,破破烂烂的旧居民楼。风一吹,垃圾乱飞。我们压根就不敢在这种地方待,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个区。

2005年,我去底特律开会。底特律是出名的乱,犯罪指数是1000上下(作为对比,全美平均是260多,斯坦福所在的Palo Alto是120,我原来住的Nashua是200),我们开车在城市里转了几个地方,到处都是无所事事的黑人青年,就坐在路边,或者站在街角游荡。底特律市中心,1967年暴乱中被烧掉,到现在,烧坏的大楼们还原样在那里。难怪Scary Movie里拿底特律开涮,说底特律被外星人攻击,出示两张照片:攻击前,攻击后——两张照片是一样的。可是我们开会的GM(通用汽车总部,Renaissance Center)大厦,虽然离那些社区只几个街区,是何等的金碧辉煌?2002年我第一次进这个大厦,刘姥姥进大观园,吃惊他家的厕所都这么阔:宽敞得见所未见,一尘不染的全大理石地面和洗漱台,放肥皂的台子都甚为考究。2005年这次,我在底特律待了一个星期,听从本地人的告诫,就没步行离开Renaissance Center超过两个街区。当我从30多层的旅馆房间往下看,陡然有一种感觉,那下面几十万不住五星酒店的人,其实和这里面的人有什么干系?我何必又去关心他们的命运?我又想,GM的头头脑脑们,天天站在这里往下看,可能也有这种想法吧?

我们家原来的阿姨,我和她讲,其实美国也有穷人,乞丐,拾荒的,她极其惊讶:美国这么富,怎么会?我怎么从来就没有见过这种人呢?我解释说,因为你虽然到美国有十年了,从来都是在中产阶级社区住。平常社会活动,也基本在教会里。而且我们住的社区,本来就是相对富裕的地区的相对安全的社区,穷人不住在这里,也不会来。如果去美国的大城市中心,衰落的老工业城市,西佛吉尼亚的农村(我曾经开车在WV的山区矿区、农村溜达过两次),或者下南方(Deep South)的黑人社区,脏、乱、差,到处弥漫一种破败甚至绝望的气息。如果你就待在和我们一样的人的圈子里,是永远不会看到这样的事的。

我岳父到美国来,抱怨公共交通不好。我告诉他,其实公共交通不好,往往是故意的。富人区,高等中产阶级社区,一旦通了公交,穷人就方便进来,治安什么的就受影响,房价就要往下掉。在美国这样的民主社会,通不通公交,往往要当地居民同意;很多社区,就是不愿意通公交的。不但如此,好区的道路,往往修得特别绕,全是断头路,门口再树个岗哨,不要说你坐公交进不去,就是骑自行车,也要盘查半天。加上房产税,学区制,穷人就和穷人住,富人就和富人住,可能就隔几个街区,但是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有时候我想,我们家阿姨在美国待了这么多年了,都无法了解美国穷人的生活面貌,哪里能指望一些到美国旅游一下的“公共知识分子”,“普世价值派”们,能看到美国的全貌?象崔永元这样的,来美国一个星期,压根还没有了解到事情真相(比如美国的手机到底怎么收费的),就回去在政协会议上感慨美国这好那好(来反衬中国这不好那不好的),忽悠民众的,就应该以伪证罪被起诉。

美国当然有很多好的地方,美国总体依然很富裕。但是美国底层穷人的生活——不管你认为是什么原因——一样是任何有恻隐之心的人不能不感到凄然的。美国最近去别国杀人,光在伊拉克就杀了至少10万人,每年军费和战费至少1万亿美元。如果不杀这么多人,拿其中一小部分钱用来搞本国的民生,医院、学校、道路,能解决多少人的吃饭问题?现在的“占领华尔街”运动,长期看,大概只是一个开始。如果美国还是现在这条路走下去,更激烈的社会矛盾,只怕会越来越明显。Joseph Andrew StackRachelle Grimmer之类的人,并不是个例。

注:2010年,Stack因为欠政府税,开飞机把奥斯丁国税局撞了。这个月5号,Grimmer,两个孩子的母亲,因为无法申请到食品补助,带着孩子去扶贫办(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讨说法,在和警察对峙一天后,自杀身死。她12岁的女儿Ramie现场登录上了Facebook,更新状态为”May die 2day”(可能死在今天)。Ramie被母亲打伤,死于两天后。

Advertisements
分类:时事
  1. gordon
    2011/12/24 @ 10:53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方便、自动化是为了更好的工作,更多的产出,分工和专业化是提高效率的必然,这样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失业人群。

    没办法,这是竞争,不是不怜悯,而是如果我自己效率降低了,那失业的就是我了。

    关于美军在伊拉克,每年军费和战费至少1万亿美元。拿其中一小部分钱用来搞本国的民生,医院、学校、道路,能解决多少人的吃饭问题?

    亲爱的,问题是如果没有石油和粮食作为锚地,美元用什么来支撑呢?美国要的不是石油,而是石油定价权,不是为了剥削中东地区,而是为了剥削全球,全球所有的人都得给我交“铸币税”。

    关于回国,如果还是做雇员的话,还不如在美国呢。通货膨胀对固定收入人群确实影响很大,国内国外一个样,毕竟美国生活水平还高一点。

    回去做生意或者其他。也老大不小了,有家有口的人了,亲戚朋友也是救急不救穷,不要光想着挣钱,也要想想赔钱。

    问题是做生意压根不需要高学历,进点货,在路边摆个摊都能干。你已经在另一条路上走那么多年了。

    个人觉得实在想下海的话,在美国找找VC 投资的新公司,有股份的那种拿点期权或者股份也挺好的。看看往这条路上使使劲怎么样。

  2. 2011/12/24 @ 11:09

    嗯。完全同意。我以前也写过好几次,美国的中产阶级的前景是很黯淡的。美国现在的问题是帝国病:不“浪费”资源支撑全球架子,现在就垮;浪费资源,国内各种慢性问题,缓缓垮。回国的事,一直在和妞妈商量。怎么操作,只能慢慢来。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