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旧文, 时事 > 最可怕的无知[2004]

最可怕的无知[2004]

【Net.Weblog.20041219.txt】

原文写于2004-12-19

标 题: Re: 我来比较一下中国和美国的中学世界史教育

【在 wings的大作中提到】

掌权的人,需要拍板的时候,他们会做详细的research,会请教那些非常牛的专家,很多中国文化专家,比这里好多人的中文都好,更不要说对中国的了解了。知道一些皮毛有么用?知道一点皮毛很多时候还不如完全不知道。

说起傲慢,我倒是看到一些中国学生的傲慢和偏见,总觉得人家处处不如自己,历史不行,数学不行,教育不行,从来看不到人家先进在哪里了。

有没有承认美国学生哪里行的?别告诉我说人家哪里都不行。

【我】Sun Dec 19 04:15:29 2004:我不相信一个普遍无知的环境下少数专家的作用.

比如中国文革的时候, 就没有专家了? 就不知道这样是瞎搞了?

由知识缺乏的选民选出来的领袖, 有着民粹主义的天然底子, 他的意志又是那些专家改变的了的? 小布什这种短期看好像揍人揍得很爽, 长远看劳民伤财后患无穷的外交政策, 就是这么出来的.

【在 wings的大作中提到】

什么是普遍无知啊?多记几个年代就是有知了??

这是个信息的时代,根本不是古代那种,你什么都用脑子背下来的时代。学校里面需要学会的是如何独立的思考,如果从不同方面思考问题,如果提出新观点想法,怎么去学那些自己不会的东西,怎么自己找到答案,而不是你死记住了多少东西。

【我】Sun Dec 19 04:27:29 2004:不要说几个年代, 关于中国的事情一个年代都说不上来的我看大有人在.

没有正确的信息输入, 就有正确的决策了, 就有”新观点想法”了? 只怕是新的观点都不正
确, 正确的观点都不不新.

引一个笑话:有一个化学家,一次用一种有毒气体做实验,不幸中毒昏迷。就在他神智刚刚开始模糊的时候,他突然感到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想法。当他苏醒过来的时候,不管怎么搅尽脑汁也想不起来那个想法到底是什么。于是他冒着生命危险决定再吸一次那种毒气,这次他准备好了笔和纸。果然,在将要昏迷时,那个想法又冒出来了,化学家挣扎着把它记了下来。他再次被救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纸上写的字。只见那上面写道:“香蕉很大,可是香蕉皮更大!”

【 在 Taliban的大作中提到】

这个是教育学者的目的,以培养公民基本知识和技能为目的的中小学教育,教育他们以史为鉴有什么作用?

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看到普通人的历史无知,的确痛心。可是必须承认,大多数老百姓,他们的生活和工作,根本不需要你们所说的这些
历史知识,比如苏美尔人生活在哪里。尽管这些小老百姓可能也是受过教育,甚至是高等教育的人。

【我】Sat Dec 18 15:32:07 2004:不过我确实觉得美国国民在盲目自大这一点上和中国鸦片战争前差不多. 包括很多国会员在内, 从来没有出过国, 一直在极度以美国为中心的新闻宣传下长大. 他怎么可能理解世界上的事情? 怎么能作出正确的判断? 这一点上, 我觉得中国现在的历史教育和新闻做的比美国好, 中国普通人对世界知识的把握, 绝对比美国普通人要多. 我们是后进国家, 是小学生(也许要这个世纪中叶能进步为中学生), 更在乎学习一点; 老美如同一个中年人, 自以为是, 家务事又多, 不大学习, 不知不觉中知识就会被小学生超过了.

我一直坚信历史没有终结. 大国兴衰的定律, 还是在起作用. 真正能征服世界的国家还没
有产生. 美国的衰落, 是历史的必然.

【我】Sun Dec 19 03:18:55 2004:退到乾隆爷的时候, 满洲老爷们也觉得了解蛮夷有个P用。你有钟表 , so what? 后来给人打趴下了, 以为学学别人的工业就能富强, 又被日本打趴下了

痛定思痛, 才发现人家的文明发展到今天, 有他内在的机理, 光学一点表面的皮毛是没用的, 要哲学, 政治制度, 经济, 法律, 各种基础自然科学, 全方位的学. 这里面, 要理解别人会这么做, 非要学历史不可.

这个了解, 不是几个精英自己内部了解一下, 发发paper就有作用的. 你还要普及这个知识, 起码要让职员, 做生意的, 中下级官员和军官(这些人大多都是从学校里出来的), 都有这个知识, 你的决策才能被他们理解, 才能被正确的执行. 社会发展的基础就是这些细
胞(社会机器运行的部件) , 他们的无知就是大的危险. 这里面, 中学教育是顶顶重要的. 一个军队的战斗力看班长, 一个国家的活力看他中学教育出来的人在知识和社会活动能力方面的综合水平.

后进国家追求进步, 这个了解别人的历史是重要的. 那先进国家国民不了解别人的历史,甚至把别人一百年前的状况当成现在的状况, 是不是就是无所谓的呢? 这个同样可怕. 中国蔑视日本, 反被日本迎头赶上, 自己还被打的某名奇妙; 罗马用征服高卢人的经验去征服日尔曼人, 最后反被日尔曼人征服. 傲慢的大国, 总是难免衰落. 不了解对手, 如何有正确的决策? 特别是所谓民主国家, 如何能期望广大民众在国际知识上愚昧无知, 其外交政策能理性和符合国家的长远利益呢?

国家的发达, 就在于小百姓的平均知识水平. 小百姓的无知, 是最可怕的无知.

Advertisements
分类:历史, 旧文, 时事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