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时事 > 看韩寒的新三篇,联想辛亥革命

看韩寒的新三篇,联想辛亥革命

韩寒最近发了三篇文章,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 。风格一变,以至于很多公知和普世派气急败坏,就差没说韩寒是叛徒了。

说实在的,我以前觉得韩同学有点祥林嫂,除了说几句尖酸的话过瘾,没有什么建设性。现在看,小伙子其实是很聪明的一个人。比80年代末发家的那群“公共知识分子”,不可同日而语了。韩寒如果照这个路子走下去,比刘三百,前途还是蛮好的。年轻就是好啊,包袱少,可以与时俱进。

看着韩同学的转变,不仅嘘嘘然自己的经历,何其相似?十几岁,二十几岁的时候,那个不是觉得肉食者鄙,恨不得跳起来打翻这个,打倒那个?到后来,看得多了,觉得原来要打倒的,其实不见得没有现实合理性;要模仿的,未必就合适。结婚,生孩子,多倒几个霉,就知道社会变迁不是打翻这个,打倒那个这么简单。

我并不以为,韩寒真的在思想立场上发生了多大的转变(并没有“叛变”)。说到底,大概是随着阅历的增长,在方法论上日渐成熟,不再把理想和幻想混为一谈,认识到过日子比过瘾重要。心底里的,那些想变的东西,还是想变,不过在策略上,方法上,知道和现实要妥协。

—————————-

我这几天看辛亥革命,二次革命的历史,深感这样的革命,真是不如没有。历史书里很少提两次革命的战争过程,让人有一种幻觉,好像社会没怎么动荡就过渡到新的体制了。哪里是这样?光二次革命期间辫子军在南京的屠杀,就是树上吊满人头,而秦淮河里尽是被奸而死的女尸。可是这样的革命,对99%的普通人,有什么好处?换下来一个皇帝,有了几本纸上的法律,就能解决民主、民族、民生各问题了?

又回去看陈天华的《猛回头》,邹容的《革命军》,仿佛看到80年代末的《河殇》,和现在的微博上那漫天的加V水军。他们错吗?其实都没有说错。对吗?除了喊口号的快感,有什么建设性?清末真正深刻认识中国社会的,不是革命党,也不是袁这种官僚,其实是黄遵宪、郑观应、张謇这类接触洋务又做许多实际建设工作的人。可惜这种人,说出来的话总是不带口水,得不到多少喝彩。

辛亥这种“革命”,除了为野心家拱手送上国柄,为虎视眈眈的列强提供瓜分的机会,为原来的1%换个名字接着做1%,我实实在在没有看到多大的进步。难怪民初的人会说“民国不如大清”(李宗仁语)。如果革命党能有耐心一点,好好积蓄自己的力量,不搞那种鸡肋式的冒险,中国转型的痛苦,或许会少很多——比如蒙古或许就不会丢掉。比如新军36镇,再过几年,力量就会超过北洋那6镇,里面革命党能渗透的,是大多数。晚晴十年,其实教育、交通、实业、科技、卫生这些实际工作,本来发展极为迅猛,再稍微过几年,至少保持一个政令上的统一,革命党自己所依赖的民族资本,也就可以更牢固地控制各地省议会。如果这样,后来出现政治真空,给北洋系钻空子,然后军阀混战这些事,或许就不会发生。可惜孙大炮自己那时候还在美国中餐馆打工,这种事后诸葛亮的事,孙自己生计都成问题,是不及想的。

这样讲,和韩寒说的似乎没有多少关系。可是,中国这样的国家,一贯不缺乏对内的残忍,谁敢说,现在有一场早熟的动乱,不会再出现树上吊满人头,而河里尽是女尸的事?也许这种事情发生几十年后,中学生们学历史,人头和女尸都被马赛克掉,只看到伟大光荣正确(就和我们现在的历史教科书一样)。我们自己生活在“几十年前”,头和身子都是自己的,还没有被马赛克掉,到底怎么过下面的日子,还是不要只图过瘾的好。

Advertisements
分类:历史, 时事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