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影, 文摘, 旧文 > 看Signs[2004]

看Signs[2004]

【原文写于2004-12-10】Net.Weblog.20041210.txt

Mel Gibson的这部片子非常非常的弱智

符合他从<爱国者>以来片子的一贯风格

也非常的小布什
愚蠢而可笑
还自以为伟大崇高
神圣使命

外星人出场和他们打架那一场, 让我笑得打滚 – 明明是搞笑片吗! 演员越严肃, 搞笑效果越是好!

最后男主角又当了牧师, 重抄传播精神鸦片的伟大使命, 实在是搞笑之极品, 和至尊宝去西天取经是一个道理.

反过说, <大话西游>也是一部科幻片,

佛祖保佑全世界, 让上帝自个保佑美国去吧.

__引文__:

【Film】Signs 灵异象限 — 为什麽外星人恨美国?

我们不断地建构、解释自己。日日夜夜地,各种影像、经验、讯息、符号被排列、重组成一个逻辑上或情感上合理的故事,我们藉此重构出「我」是谁、「他」是谁、我们从哪来、为什麽事情这麽地发生,并决定下一步该怎麽走。这可能发生在个人的层次,成为自我的追寻,也可能发生在群体的层次,成为国族、族群的建构。尤其是在重大事件发生後,这种自我建构的需求更是迫切。

不似中东战祸频仍,也不像欧洲多处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险被夷平,美国内战结束後,虽经历两次世界大战和越南、韩战,战火仅在珍珠港事件波及到美国本土。因此 911 事件给美国带来极大的震撼。失去亲人的伤痛须被抚平,或是震撼、或是悲痛、或是愤怒的情绪需要出口,而经历过情绪的沈淀後,更多人想要一个答案:为什麽?该怎麽做?2002 年的许多电影都可以放在这个文本下去阅读。

Signs 的宣传以 crop circle 为中心。初看这个架式,大家要以为这是一部风格类似 X Files 的电影了。但不是英国南部的田园景致,不是欧洲巫术或鬼怪传说,主角的任务不是揭发火光会或圣殿骑士跨全球的密组织。在 crop circle 的薄薄外衣下包装的是彻底美国式的拓荒精神。

像 Signs 一样以「男人捍卫自己的家园」为主题的电影很多。Signs 一如往例,塑造了这麽一个意象:一栋木造房屋,孤零零地座落在大片田野中间。男主人 Graham Hess (在其他电影里通常还扛着一把衣柜内取出的来福枪)凝视着远方,准备独立抵外侮。警力的出现只是点缀,一切靠男主人的勇气和意志力。而他别无所求,只求保护自己的家园。这不是最卑微又最神圣的愿望吗?这是一部 2002 年的西部片。

但除此以外,我相信很多观众对这部电影都有「很不搭调」的感觉。

外星人来了!它们从哪来?来地球做什麽?我们该怎麽做?为什麽外星人恨美国?

主角 Graham 原是牧师,但在妻子出车祸後失去了信仰。车祸後两人最後一次谈话的回忆被造作地大力陈:妻子卡在车祸现场,已经没救了,但很凑巧地一息尚存,很凑巧地让主角刚好还有机会讲完情感洋溢的台词。这麽一个一厢情愿的剧情设计,考量的不是真实性,而是让悲伤的情绪有出口,彷是在与埋在双子星大楼瓦砾堆内死伤者对话。Graham也想问,为什麽?为什麽命运要做这样的安排,让无辜者丧生?上帝的意图是什麽?

但剧情的安排并没有让主角做内在的心灵探索,而是把罪魁祸首用有形的方式具象化。答案不是内在的心灵救赎,而是往外找到敌人。外星人出现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世界各角落出现。就如同妻子丧生的事件直接击到 Graham 个人的信仰,外星人的出现使人类对宇宙的认识改变了,信仰崩解了,一切价值都受到挑战。但这次,巨变以「外星人」的形象被具体化。外星人大老远来到这个星球,却除了造一些恶意的小恐慌,确立了它们扮演的是「坏人」之外什麽建树都没有,又是一个一厢情愿的设计:我们需要一个敌人。「为什麽」的答案出现了,「怎麽做」就很简单了:把它们打回去吧。

在电影收尾的高潮, Hess 一家人终於和外星人见面。外星人一出手便挟持了小女儿。敌人当然必须要有这样的「懦夫」行为,这恰恰也是布希描述自杀攻击使用的辞。人类与外星人历史性的首次会面,没有 Contact 中 Jodie Foster 与外星智慧充满机锋的对话,也没有电光石火的高科技武器。靠的是弟弟 Merill 拿起棒球棍,重拾当年成为全垒打王的信心, 挥棒把外星人击垮。对运动稍有了解的观众都知道,挥棒动作是针对挥击一颗飞来的棒球最佳化的。把它当成剑道就只是破绽百出的莽夫猛击。但这似乎并不重要,这场对决不是物理性的而是象徵性的,是未知、邪恶的外星文明,对决挥着棒球棍的美国青年、对抗没能成为棒球选手的童年遗憾,对抗家庭价值、对抗赤手空拳保家卫国的决心,对抗美国梦、美国精神。

我们还可以继续做联想:狗喝了水中毒,具象化了美国对炭朐热和化学武器的恐慌。

外星人离开了。主角一家人回到小屋,重拾信仰。面对 911 巨变,对「为什麽?该怎麽做?」的问题,这是 Signs 想说的故事。但我们不能满足於这麽一个一厢情愿的故事。电影的前半段送出了许许多多的问号:它们从哪来?来地球做什麽?为什麽要造 crop circles?为什麽怕水?但电影的高潮过後,这些问题都可以被悬而不答。这是值得忧心之处。面对另一个文明,美国群众潜意识的答案中没有对话与了解。反正「它们」是外星人。我们看不到它们的真面目,但总之先得把窗户用木板钉的密密实实的。後来把它们打跑了,我们每个人回到自己的家,舔舐了伤口,继续过我们的生活。故事结束。它们是谁?不重要。

Gertie, 变了…

电影里, Hess 一家人只是不断地拿木板钉着窗户。而在现实世界中,这层壁垒可以被「保护家园」的诉求推到遥远的前线。2003 新年前夕,布希接受访问时被问到,在经济如此不景气的现况下,发动战争是否恰当?布希回答,如果伊拉克使用他们的武器打到我们家,经济就更糟了。所以,我们得先动手。

岁末新初, 1982 年的电影ET 被选为历来 100 大电影小爱略特遇见了有治愈能力、来地球收集植物标本的外星人,透过这段邂逅,修补了家庭和友谊。

整整 20 年的 2002,爱略特长大了。外星人又来了….

Advertisements
分类:电影, 文摘, 旧文
  1. 还没有评论。
  1. No trackback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