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中文’ Category

Tableau Algorithm该怎么翻译

2011/05/14 2 条评论

一般参 http://en.wikipedia.org/wiki/Method_of_analytic_tableaux

描述逻辑中的Tableau Algorithm参

An Overview of Tableau Algorithms for Description Logics
by: Franz Baader, and Ulrike Sattler
In: Studia Logica, Vol. 69, Nr. 1 (2001), p. 5–40.

一般中文文献中,都直接称为“Tableau算法”。有少量文献称之为“表算法”,我以为不妥。

Tableau在Merriam-Webster上相关意思有:

  • a graphic description or representation (图形表现)
  • a depiction of a scene usually presented on a stage by silent and motionless costumed participant (舞台造型)

Tableau算法通常是通过构造一个树形的结构(tree-shaped structure)来做证明。这和“表”没多大关系。

不如意译为“树图算法”。虽然严格来说,不是所有的Tableau算法都产生树图,有些会产生特殊的森林图,但是一般算法的主要内容,是关于树形结构的构造。

相应的,“Hypertableau Reasoning”是“超树图推理”。

结论: Tableau Algorithm=树图算法

Advertisements
分类:逻辑, 中文

Provenance怎么翻译

2011/05/06 2 条评论

愚以为在Web科学中,翻译为“源谱”为宜。

字典翻译为“起源,出处,源产地”,皆不妥。Provenance大体有两层意思

  • 从哪里来(origin, source)
  • 怎么来,过程如何(lineage, history of the process that leads to its current form)

例如PML (Proof Markup Language) 提供了对证明过程的一步步描述,记录了逻辑结论的Provenance。OPM (Open Provenance Model) 记录了对象变化过程中的Artifact,Process Agent几个方面。

“源”“谱”二字,包括了这两层意思。“谱”字包含了对过程的记录的意思。

“渊源”,“源革”,“历源”或许也可。“源”或可用“肇”代替。

W3C Provenance Incubator Group可以翻译为“万维网联盟源谱预备(工作)组”。OPM可翻译为“开放源谱模型”。

分类:语义网, 中文

轻拢慢捻抹复挑, 初脱霓裳后搂腰

2011/04/15 留下评论

想歪的同学先去面壁

有人恶搞《琵琶行》做签名档。我看,用来形容写论文的次序很合适。

轻拢慢捻,说思路之形成

抹复挑,说思路之辩论与反复(抬你杠过程)

初脱霓裳,破题,提纲

后搂腰,开始动真格的了。我现在写到这个阶段。

最后的结果,限制级,不能再讲。反正,最后一篇好文章被我给糟蹋了。

自己先去面壁。

BTW,我认为江州司马也是个流氓,人家女士一个人在家,你“千呼万唤始出来”,“添酒回灯重开宴”,难道不是要耍流氓?

分类:恶搞, 流水帐, 中文

成语发音两则

2011/04/07 留下评论

难兄难弟“这个词,这么多年我都读错了。读nán(南),不读nàn。出《世说新语·德行》:

“陈元方子长文;有英才;与季方子孝先;各论其文德;争之不能决;咨子太丘。太丘曰:‘元方难为兄;季方难为弟。’”

载歌载舞”,读zài(再),不读zǎi(宰)。出《乐府诗集·昭夏乐》:

“饰牲举兽,载歌且舞,既舍伊腯,致精灵府。”

载这里做“于是”解。

分类:流水帐, 中文

Context该怎么翻译

2011/04/05 4 条评论

在写一篇和Context有关的文章,想Context这个词该怎么翻译。

计算机科学的很多分支都会用到“Context”。比如在自然语言处理里,“context”通常指上下文。形式语言里,有Context-free grammar(上下文无关文法)。用户界面里,有Context Menu(右键菜单)。这里我们讲的,是人工智能(AI)里的Context。以麦卡锡(John McCarthy,左面是麦卡锡在AAAI 2007看我的poster)开始,有很多研究,一些参考文献见[1]的”Related Work”。

AI里的Context,讲的是一个论断,某些情况下为真,某些情况为假。比如我说“我右边那个人”和张三说“我右边那个人”并不一定指同一个人。时间、空间差别是context最常见的种类。也有其他的context,比如隐含假设。例如,你在Google上搜张三,搜不到,你不会认为张三这个人在世界上不存在;而你去据说是张三家的户口本上找张三名字找不到,你会认为张三的确不是这家的。前者,你用了开放世界假设;后者,你用了封闭世界假设,这也是一种Context。

这种context,翻译成“上下文”就不太合适了。我想了几个选择:

  • 背景环境: 比如context-sensitive就是环境敏感的。
  • 情境(情况+环境),比如context aware就是情境自感知的。

如果非要用一个字,也有几个选择

  • – 《墨经》:久,弥异时也;宇,弥异所也。所以”contextual logic“就是“弥异逻辑”?怎么听着怪怪的。
  • – 佛教里讲,物质都是变化着的,没有永恒不变的物质,相(Laksana)就是物质表现的形式,变来变去,时真时假。“凡所有相,皆是虚妄”(《金刚经》)。所以,“small-scale context independent ontology” 就是“小无相本体”(鸠摩智飘过…)
  • – 或者境域。愚以为这个最好。context modeling就是“域建模”,“contextualized reasoning”就是“域化推理”。

总结上面提到的其他各例,似乎也都妥当。

  • context-sensitive就是“域敏感”的
  • context aware就是“域自感知”的
  • contextual logic就是“域态逻辑”
  • small-scale context independent ontology就是“小型域无关本体”

结论:context=域。

[1] Jie Bao, Jiao Tao & Deborah L. McGuinness. Context Representation for the Semantic Web. In Web Science Conference. Online at http://www.websci10.org/, 2010.


分类:逻辑, 语义网, 中文

错错得正的错读字

2011/03/23 留下评论

汶莱的“”,正音读wèn(问)。汶川大地震,大汶口文化,都读wèn。读wén(文),错,唯独在“汶莱”中,恰读wén。无他,约定俗成,汶莱当地的华侨都这么读。

浒墅关的“”,正音读hǔ(虎)。水浒读成水xǔ(许),是要被笑话的。唯独在“浒墅关”中,读xǔ。据说是乾隆爷当年读错了,也是约定俗成,从此就将错就错了。

分类: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