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国学’ Category

格物致知的废话[2008]

2011/12/29 留下评论

【原文写于2008-09-16】

做学问,如此。循序渐进,由内至外。

”’格物”’,便是做具体的工作。发挥自己的能力,知道自己的效率。养成良好的工作习惯。开始依赖与外界的督促和技术手段,慢慢过渡到自觉的阶段。比如和人合作写文章,守住答应的期限,这便是格物。比如看艰深的文章,迷茫的问题,不焦躁,分解任务,逐次进步,这便是格物。准备好一次发言,记录好一次会议,锻炼好一次身体,打扫好一次卫生,这也都是格物。只要不是光格竹子就好。

”’致知”’。知,我以为最大的含义在知道自己。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守不住时间,管不住坏习惯,茫然不知所为,明知能为而不为,都是打败自己的捷径。格物致知,就是通过具体的工作,改变自己的坏习惯,明白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慢慢形成一个对自己的综合认识。在此基础上,认识周围环境。

”’诚意”’。在认识自己和环境的基础上,形成一个合乎实况的个人处世态度,不要自欺欺人。用心去做一些事,又用心去不做一些事,后者更重要一些。此时,大体有一个人生的目标,有一个基本的价值尺度,会想去按这个尺度和目标努力,不会随波逐流。

”’正心”’。形成一个态度,给定一个目标,自然如同船下了锚,不大容易丧失自我。比如对我,不会说,因为出了一次车祸大难不死就去信上帝,或者因为某种奇怪的原因希望自己被美军精确制导导弹打死。对其他人,有各自的态度和目标,未必相同。此时,心境或能达到一个不容易被干扰的地步,能控制恐惧和忧患而不被它们控制。这好比每个人建立了自己的宗教,得到一个坚定的做事情的心理内核。儒家所希望达到的“内圣”境界,大概就是这样吧。

到此都是内在的修养。而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诸阶段,无非是逐一扩大自身的影响范围,反倒是自然而然的事了。如曾国藩。

今天,还是在格物的阶段,远远没有能致知。曾文正散馆期间,遍访京师名儒,以求学问的精进,克己复礼。今天在西洋蛮夷之国,更不能懈怠。“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BlogInfo
|page=Blog:Baojie
|title=格物致知的废话
|visitor=User:Baojie
|date=2008/09/16 03:54 EDT
|tag=Jie’s_Words
}}

分类:随感, 国学, 旧文

礼[2005]

2011/05/23 留下评论

【Net.Weblog.20050304】

2005-03-04

我们讲中国古代是宗法社会, 礼教社会. 礼是什么东西? 不光是是指导个人生活的一些准则, 再包括婚丧家庭关系的一大系列内容. 就这一部分而言, 就是中国古代不成文的民法. <通典>里就有很好的描述.

(2005-10-29补充)四书, 特别是<论语>和<孟子>, 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宪法, 里面个人和个人的关系, 个人和家庭的关系, 个人和国家的关系, 君主和臣子的关系, 君主和百姓的关系, 政府的基本职能, 都讲到了.五经之<礼记>是这个宪法的具体扩展. 这方面, 四书和<圣经>或<古兰经> 一样 都是古代社会的宪法, 既决定了社会组织原则, 也决定了国家很多方面的行为.

分类:历史, 国学, 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