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杂七杂八’ Category

柳梢青 晓来天气重温[1994]

2011/05/26 留下评论

柳梢青

1994-01-12

檐语惊襟,合衿暗索,若梦如真。
慵凝一晌,安排难续,半掩深门。

晓来天气重温,三两点、细惹靴痕。
雾妨晨城,灯萦镜道,雨打行人。

P.S. 2011-05-25 前几天一直下雨。听雨声,又想做酸腐文人。好在我现在腹中只有脂肪,没有酸。17年前的这首词,却也写了现在的心情。

读了这么多年书,回头一看,怅怅然如一梦。似乎所学都无用,似乎每门功课都不懂,越来越惶惶然觉得要被历史淘汰,却无处着力。贪图安逸,畏惧变化,效率低下,疲于奔命。

10多年前,有一群很好的朋友,时常做批评与自我批评,砥砺琢磨,相与促进。现在阶段不同,再不会有人来这样坦诚。而自己,也往往刚愎自用,再听不进别人的话。所以“慵凝一晌,安排难续”,叹人生如梦。心里积累垃圾太多,再也没有活力。

大概这就是中年危机吧。在努力想,怎么改变现在的状态。

被抛到世界上的一只狗[2003]

2011/05/21 留下评论

【Net.Weblog.20030523】


(2004-01-21_dog.png)

Wake up in the morning
In the mess I can’t sleep
I gonna run
to a place I donno

Smiling child looks at me
Cry
I don’t know why
I’m on the street

Rabbits jumping in the grass
Are they afraid of Me, I donno
They run away

Bright sun shines on the tree
Cars in town never stop
None ever says any word to me

– by Jian Mao

分类:旧文, 杂七杂八

洞仙歌 [1994]

2011/04/14 留下评论

刚才说到温庭筠的花间词,再扯一两句。

我年少无知的时候(现在年是不少了,无知照旧),喜欢填个瓷吟个湿啥的。今天的我回头看了,已经不能理解当年的心情。现在让我提起笔来,那一定是“香蕉很大,香蕉皮更大”之类。当时,给我爸妈添乱不少。以后妞长大了,肯定也要过我那个阶段。我只祈祷小家伙一不要碰毒品,二不要让我50岁做外公。她那个时候流行什么瓷什么湿,那我可想不到。唉,乱七八糟,不知所云。睡了。

———————-

玲珑数点,自挥裘独看。
唳鹤喉情臆胸满。
子猷溪、去棹景色昆仑,
归夜雪,映彻晓庭笛乱。

正些些暗暖、曾似相识,无声流年序时犯。
佳节更、情绪难。
涰水溶澌,非柳絮、六花结转。
但旋开旋落旋成空,算天上沉英,彼当春换。

1994.2.24

分类:旧文, 杂七杂八

无话可说

2011/04/11 留下评论

【翻出当年还是愤青的时候的一段文字(2003-07-01),留个纪念吧】

我已经没有再多的话要说
不管他们说什么
说来说去逃不出泛泛道理
和些正确的规则

我知道他们会再说哪些废话
又能解决什么
现实的事情需要现实处理
放纵真实自我

我的心里越来越燃起怒火
心情变得赤裸
什么迂回措施都无济于事
剥开虚伪颜色

我读你你读我的眼睛
明白寂寞饥渴
来吧不要管哪些啰里啰嗦
一起寻找快乐

我再也没有多余的话说
只要你跟着我

2003-07-01

分类:旧文, 杂七杂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