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洋相’ Category

华盛顿局外人[2008]

2011/12/27 留下评论

[原文写于2008-12-26]

伊利诺伊州州长卖官,眼看要坐大牢。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将有可能有幸和他的前任州长大人在牢里谈谈人生,谈谈理想。这也不奇怪,过去35年,有四位伊利诺伊州州长大人身陷缧绁。最近一个的笑话是:如果连芝加哥的政治家都说一个人腐败,那这个人的的确确是个腐败分子。

饶有趣味的是,奥巴马竞选的卖点之一就是他是个“华盛顿局外人”(Washington Outsider)。可是“芝加哥老油条”(Chicago Insider)又真是个什么好词吗?

{{BlogInfo
|page=Blog:Baojie
|title=华盛顿局外人
|visitor=User:Baojie
|date=2008/12/26 07:34:22 PM UTC|tag=Jie’s Words
}}

Advertisements
分类:旧文, 时事, 洋相

洋相:现代诗

2011/05/06 留下评论

我对韩寒的言论,向来是无非觉得有趣,未必赞成。唯独他说:“现代诗歌和诗人都没有存在的必要的”,说到我心里去了。

比如,因为艾未未的事,我翻了一下几首艾青的诗。可以分为两类

  • 排版比较废纸的散文(比如那个“我的保姆”)
  • 几排口号。(比如“鱼化石”)

其他的“诗”人,什么“面向大海,春暖花开”。我年轻的时候,碍于他们的名气,战战兢兢不敢质疑。现在看,这些“作品”,无非是“圆圆肥白的孕妇肚子颤巍巍贴在天上”之类。

几百年后,后人能认为我们这个时代是好诗的,大概只有流行歌曲的词。过去几千年,什么诗经,汉乐府,唐诗,宋词,元曲,都是如此。文人的“现代诗”,大概可以忽略——母鸡下了蛋,不也要吟诗一首吗?

分类:洋相

洋相:留学与候补道

2011/04/24 留下评论

【原洋相 (1),2003-06-01】

近年来中国忽然起了一种风气,唤作留学。本来留学的意思,就是一处没有学上,去另一处有更高明的学校的地方去进学的事情,当年乃父乃祖,从村里出来背个包袱去县里上县学,也与这个相当的。只是需知人不但要读书识字,更是先要吃饭穿衣,婚姻养育的,这上学一件事,到底也不能逃出去这些俗事去的。由此演绎出故事来,不知凡几。

那出洋的,总有一个出来的原因,或者是不满意原来的地方,或者是看到有那外面混得好得羡慕的,或者是想镀金好回家风光的,或者干脆就是想那外国是花天酒地的潇洒去处的。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原因,无论如何,总有一个辛辛苦苦的过程,弃了国内的那些,出洋去找自己觉得国内没有的东西。

那许多留学的,家里人自然觉得体面,不免在亲戚四邻前炫耀,就是他自己,开始也不免趾高气昂一阵,四处拍些标准照去给亲友把玩赞赏。其实头上这几年,却没有几个不比在中国更辛苦的,久之便把自己比做民工了:一样是从乡下到城里干活,婚姻无着,语言不通,辛辛苦苦干得多拿得少,最后无非要拿一个暂住证罢了。过上几个月,便一个个收拾起气焰,老老实实缩到实验室里各自做自己的民工活去了。

其实另有个比喻,倒是大清朝的候补道。那种候补官员,全国不知道有多少,有红顶子的,开始到部引见,签发到省,以为前程无量,家里人也以为从此有了功名,又哪里晓得其实天下没有这许多差事让你个个都阔呢?混出来的自然连带着乡下家里也荣耀起来。那些累年得不到差事的穷候补,竟有候补十几年,家里几口人只有一条裤子,要见客还要现借一件衣服的。到那时候,知道没有这红顶子是谋不到差事的,可有了这红顶子竟如鸡肋一般,不知道何时才能混出头来的。争那老婆票子、车马房子,到底要又会做事又要有手段的,有时要昧了良心也说不得的。想丢了这个回乡去谋事,却又有高不成低不就的恐惧,到底没有差事的候补未必比乡里一个现管地保更能干。知道这前朝候补道进退两难的样子,便可知晓许多老留学何以多年死守着不回去的道理了。

分类:旧文, 洋相

洋相:闲里偷忙

2011/04/24 1条评论

前一个帖子说,现在,闲似乎是一件丢脸的事。即使不忙,也要做出一个忙的样子。昨天我回信,约一个人开会,本来说,随便什么时间都可以;后来一想不妥,这么措辞让人觉得我不忙,就改做除了时间XYZ,其他时间都可以。这就好比没有钱去晒海滩的人,去照紫外线把自己皮肤晒黑,让别人称赞有“健康”的肤色一样。

开电话会议约时间,每每看到别人的Google Calendar都排的满满的,而我只有了了的两三个会,都甚为不好意思,就象阿Q觉得自己咬虱子没有王胡响那种失落。

我的朋友里敢说自己不忙的,是一个读了博士,投资成功,现在退在家里带孩子的。我上次去上海,怕他忙,没有去找他。他知道了,很恼,说我现在在家里闲得发慌,正想找人聊聊。我所知不忙或者不装忙的,这一人而已。

【注:洋相是我以前想写的一个系列,讽刺或者自嘲。写了一半,太监了。今后什么时候我不用闲里偷忙了,慢慢写。】

分类:洋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