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幻想’ Category

新产业革命[2008]

2011/12/27 留下评论

【原文写于2008-12-18,http://tw.rpi.edu/wiki/Blog:Baojie/Item-129】

抛开纷繁芜杂的表象,人类历史的进步主要是对物质和能源利用的能力的进步。其中的核心,又是对能源的利用:有了新的能源,就能利用以前所不能利用的物质。

2008年种种问题,从历史长程看,很可能来催生一次新的产业革命。从19世纪末开始的石油,内燃机经济时代,很可能会被一种新的能源结构所取代。这种革命,将带来无数我们不能预期的社会变革乃至动荡。

在今后的几十年中,我们可能会看到核能和太阳能的比例逐渐提高。大量的沙漠地带会被利用起来。由于昼夜影响,全球性的电力贸易或许会大发展。现有的电网会加以大的改造,电动汽车将取代内燃机汽车成为主流。高速公路系统将更新,一种全新的超高速客运公路将被修建,通过汽车之间的联网调控和自动驾驶能力,这种公路可能达到200公里每小时甚至更高。

{{BlogInfo
|page=Blog:Baojie
|title=新产业革命
|visitor=User:Baojie
|date=2008/12/18 05:36:11 PM UTC
|tag=Jie’s Words
}}

Advertisements
分类:幻想, 时事

《三体》之发散思维

2011/12/10 1条评论

《三体》读后感

今天和人胡扯《三体》的各种问题。

朋友说,三体有一个大bug。罗辑往宇宙里发一个星图,验证黑暗森林理论,结果那个星星就被干掉了。可是如果有这么一两次,有星星这么被干掉了,别的星星上的文明知道了,就会预防这种事。既然我们不知道哪个星星上有生命,那索性把所有的星星的星图都向宇宙广播,让宇宙亮如白昼。这时,那些“黑点”说不定就是目标。

我琢磨了一下,觉着这个理论有些问题。首先,宇宙里的星星这么多,能把所有的星星的坐标都精确掌握了吗?就算都掌握了,能有足够的资源把所有的星星坐标都发布出去?说不定,你以为宇宙只有这么大,广播一下你知道的空间,其实正好给别人做靶子。打个比方,你在一个村子里住,只认识村子里的人。有人发spam邮件,盗用你家邮件地址;你也搞不清是谁干的,索性,你也发spam邮件,把全村所有人的邮件地址都用上。可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的村子,人家发现这个村子老是发spam,虽然搞不清具体是谁,索性把你们全灭了(封)了事。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一个星际文明发出的信息,另一个文明看得懂吗?蚂蚁发出的信息,人看得懂吗?人发出的信息,蚂蚁也不一定懂。就算你发布了星图,谁能确定别的文明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当然,人灭蚂蚁,不需要理由(我要毁灭你,与你何干?)。人家灭了太阳系,也未必就是因为黑暗森林理论,可能就是玩。人也不一定刻意要去灭蚂蚁,其实知道蚂蚁是没有威胁的。所以发布一个星图出去,就导致这个星星的被打击,其实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好比一群蚂蚁要告诉人类另一群蚂蚁的窝的位置,人能理解?理解了又会去灭它(因为担心蚂蚁会迟早进化得比人高级)?

朋友说,博弈论,进化论,社会生物学,在宇宙文明的尺度上,是不是也成立?是否遵从自然选择?

我想,是。这个宇宙尺度的博弈,未必就是一锤子买卖。黑暗森林这样的关系,如果有足够多的星际文明,交互足够长的时间,未必就不能发展出更复杂的生态关系。各种利他主义的行为,合作的进化,等等,都未必不能产生。所以我觉得,与其叫宇宙社会学,不如叫宇宙生态学,更符合可能多样的文明间关系。

不同的文明,可能生活在不同的生态位上。有的靠矿物生活(象人类),有的靠电磁波生活,有的靠强相互作用生活,等等。同一个生态位上的文明,可能有比较强的竞争关系(比如地球人和三体人)。在不同生态位上的,可能会相互影响,可能更一般的关系,是井水不犯河水,反正你的资源我也不感兴趣。

宇宙很大,一些具体的物理定律,比如光速不变,说不定只是我们可观察宇宙的一个局部的规律。其他的部分,既然不可观察了,也就不可知。在宇宙的其他部分,说不定根本就是其他的规律在起作用。

一个宇宙,可能就是一个模拟运行的世界。你在计算机上跑一个模拟世界,你设定的规则,在那个世界的生物里,就是他们的物理定律。这个计算机上的模拟世界,可能除了跑这个程序的人,对真实世界的其他人根本就是无所谓存在不存在的。模拟世界的生物纠结的各种问题(比如地球的毁灭问题),在真实世界看来根本就是无所谓的伪问题。模拟世界的生物也根本不可能知道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宇宙中的物理定律完全可能是不一样的。比如光拿空间的维度在做文章(如二向箔)有什么意思?如果空间是从11维一路打仗到现在的3维和未来的2维,那时间为什么不会是从过去的x维降到现在的1维?也许时间本身的维度也可以在宇宙战争中作为武器来用。我们现在人类所能想象的,无非是一维时间上的一些运动(比如回到过去啊,加快对手的时间速度让他迅速老死啊),至多是二维的时间(比如在每一步都有无限可能的平行宇宙,而且这些可能性之间可以进行平行宇宙间的跳跃)。三维的时间是什么?更高维的呢?

也许宇宙根本就不只存在时间(宙)和空间(宇),还有别的什么“间”。姑且称为屁间。我们这个观察到的宇宙,说不定只是一个别的世界的投影,一个影子罢了。你会和自己的影子怄气吗?同理,那高级的宇宙的智能体,会在乎我们这些生活在影子里的小虫子的世界吗?也许他们根本就无法观察我们,正如我们无法观察他们。

说不定还有别的投影,根本就没有时间,只有空间和屁间。因为没有时间,连我们熟知的因果律都没有,什么物理定律都没有,什么我们知道的数学结构都没有——比如在那个世界里就没法数数,连数的概念都套不进去。什么(时间意义上的)存在,毁灭,这些都不存在,压根就不存在所谓的生和死;人家担心的问题,根本就是我们八杆子打不着的其他烦恼。

再极端一点,说不定又有一些世界,连空间也没有,只有屁间,或者我们不知道其他的特征面。我们习知的星星组成的宇宙,在他们那里根本就是无法想象的——因为他们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就好象我们无法想象“屁间”是什么东西。连什么是生物都定义不出来:不要说蛋白质,就是熵你都定义不出来(注:生物的抽象定义是一种熵减系统)。很难想象,人家会来和我们抢地球。《庄子》里不是说,猫头鹰抓到一个死老鼠,以为凤凰要来和它抢,就“嚇”一声要保护自己的死老鼠。这个地球就是我们的死老鼠。

想到这里,顿时觉得不用杞人忧天,地球可能暂时还是很安全的。大家皆大欢喜,洗洗睡了。

分类:读书, 幻想

Raw Thoughts Now!

2011/12/04 留下评论

TBL说:Raw Data Now!

我想说:Raw Thoughts Now! 记录原始思想

每个人类个体,其实都是知识的宝库。不光是技能的,而且是那段历史的知识。每个人的失去,都是人类知识的一个损失。有没有办法在人的去世之前,把他/她的知识全部记录下来?现在的技术条件,只能为少数人做传记;即使是这种传记,也只是这个人人生极小一部分的记录。有没有可能为世界上每一个人,都记录下完整的人生轨迹?有了这样的原始数据,总有办法来产生“摘要”,为后人研究这个个人或者这段历史提供条件。

如果有这样的手段,人类的发展可能会有很大的不同。

其实这个已经可以部分的实现。我想,如果要恢复我的人生轨迹,大体上从1998年到现在这一段,基本上每天的基本活动是可以恢复的,因为我保存了所有的电子邮件,所有的下载记录和每一份电子文件。这些,加上我的上网记录,Wiki编辑等,可以代表我的一个界面。

这个界面比传统的日记的方式,无疑更全面地记录了一个人。我非常想发展一种技术,自动地做全面的人生记录,并自动地从记录的源数据中提取相关的知识。这个在现在的技术条件下,是可以达到的。

可是这还是远远不够的。真正能够记录下的思想和经历,其实有没有1%?剩下的那99%,有时候是因为似乎不那么重要,但更多的时候,是因为没有时间和条件记录。人的思想的速度,远远高于能够用嘴或者手可以把它记录的速度;而且现在的记录手段,无论是用语音、打字或者写字,都需要一定的环境条件,让许多转瞬即逝的想法和见闻消失。人脑和外界交互的带宽限制(和机器比,低得可怜),恐怕是现在人类知识积累的最大障碍。

我敢说,如果我们能够及时地记录那剩下的99%的思想,这个世界将会完全不一样——也许更好,也许更坏。这种变化,会比当年发明文字带来的变化还要大。

有人也许会说,这些琐碎的思想和生活中鸡毛蒜皮的小事,有没有必要记录下来?如果有这种琐碎的记录,会不会反而阻碍我们进行深入的思考。其实这种担心在文字发明的时候就有,柏拉图就担心过,文字记录会妨碍人们使用自己的记忆。老子也说:“使民复结绳而用之”。与之恰恰相反,长远看,一切使“数据”的发布更容易的方法,都是人类历史的主要的推动:结绳记事,文字,纸,印刷术,计算机,万维网…以及未来的脑机界面

有没有一种技术,在我们进行思考的时候,已经记录下来这个思考的内容或者大纲?记录下来各种各样的Raw Thoughts(原始思想),不用动嘴,不用动手,放在一个属于个人的存储空间,没有其他任何人、任何政府可以访问。个人可以有选择地记录,也可以有选择地对外面发布其中一些思想。剩下的数据,比如过了一百年,就进入一个人类思想宝库,在严格保护隐私的前提下,被一些专家研究和利用。

倒是一个好的科幻小说的题材——不过我相信应该有人想过这个并写过了。

P.S. 进阶阅读

 

分类:Web, 幻想